分類: 現言小說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頂流他妹直播玄學種田後火了 公子糖糖-第132章:石磨豆漿熱推


頂流他妹直播玄學種田後火了
小說推薦頂流他妹直播玄學種田後火了顶流他妹直播玄学种田后火了
绾绾把小篮子给颜书的时候,给他分了一些菜。
颜书看着篮子的菜,有点羞愧道:“绾绾,这些是你的。”
“是啊,我想分给你呀,那它们现在就是你的了。”
绾绾并不在意,再说她也不是每种都给了。
她可聪明了,严叔叔说的找到蔬菜种类最多的小朋友可以住大房子,所以她要争取带着哥哥住进去。
颜书伸手摸了摸绾绾的脑壳儿:“绾绾,你真的好像小天使。”
绾绾点点头:“我是小天师啊。”
颜书看着绾绾一本正经的模样,忍不住腼腆地笑起来。
好可爱。
“我打算去找哥哥,你呢?”绾绾问。
颜书看着被拴在树下的大鹅,很快就下定决心:“我跟你一起。”
如果一个人单独上路,再碰到大鹅,他会崩溃的。
于是,绾绾就带着颜书上路了。
两人从村子走到村尾,终于在一家院子外听到了夏之淮的声音。
他的声音真的很有辨识度,绾绾也说不上来,反正听到的第一句话,她就能判断出来。
“哥哥肯定在这里!”绾绾激动地往前走,颜书紧跟其后。
两个小朋友站在大门口,一眼就看见了在院子里推磨的夏之淮。
“哥哥!”
绾绾心情雀跃,她终于找到可以炫耀的人了。
……
夏之淮听到绾绾的声音,还有点恍恍惚惚。
主要是,他要累成狗了。
推磨的时候,绾绾的大力符刚开始还有用,后面他却越来越吃力,他就意识到大力符效果过了。
但是桶里还有一半豆子没有磨好,他咬着牙推磨盘时,真的有点欲哭无泪。
他虚,真的虚。
为什么这年头还有磨盘这种东西?
最最关键,有磨盘,为什么没有养拉磨盘的驴?
他这只“人驴”真的是太辛酸了。
肯定是节目组设计的环节,太狗了。
夏之淮松开手后,扭头看着从院子外跑进来的绾绾,立刻将她抱起来,小声在她耳边问道:“大力符有没有?请给哥哥来一沓。”
绾绾狐疑地看着他:“没有哦。”
“你平时不是很爱吞符吗?”夏之淮不信。
绾绾戒备道:“那你要符干嘛?”
夏之淮:“推磨,你哥我快要累成狗了,救助一下下。”
“好吧。”绾绾趴在他肩上,看了眼好大一个石磨,从兜兜里掏掏掏,然后摸出一张符纸塞进了他的领口,“只有一张。”
夏之淮松了口气:“够了。”
只剩下半桶豆子,一张符足矣。
夏之淮低头在她脸颊上闷了一口,举起来夸道:“绾绾,我今天才发现,你真的是人间值得!”
绾绾眨了眨乌黑溜圆的大眼睛:“???”
过了两秒,被夏之淮放在地上,瞬间抛在脑后之后,她才反应过来。
“哥哥,你以前觉得我是什么?”
夏之淮已经将磨盘推起来,简直快要原地起飞。
他心情轻松,愉快地答道:“以前当然是人间小萝卜精啊!矮墩墩。”
绾绾站在一旁,震惊地看着他。
颜书走到她身后,摸了摸她头顶翘起来的呆毛:“绾绾你别伤心,你跟我回家,当我妹妹好了。”
夏之淮忽然停下,居高临下看着颜书。
“你,想抢我妹?”
颜书看着又高又帅的夏之淮,实诚地点点头:“我以后也会长得又高又帅,绾绾当我妹妹,我会一直陪着她的。”
“不像你,绾绾长大了,你就老了。”
x戰匪 小說
夏之淮瞳孔地震:“???”
这小子在说什么?
他,钮钴禄·夏夏,老了?
绾绾回头看着颜书,不解道:“哥哥怎么会老呢?”
青龙的寿命比她的本体蟠桃树能存活的时间还要长久。
上一位青龙神君,活了几十万年。
哥哥还有很长很长的寿命呢,可能等她没了,哥哥都不会老。
绾绾认真地与颜书说道:“哥哥不会老哦,他永远年轻。”
夏之淮原本还有些惊愕,但回过神来,就被绾绾的话破防了。
果然,亲妹!
“我跟你讲,颜书,你是抢不过我的。”
夏之淮抬手盖在绾绾脑壳上,炫耀道:“我妹,就只能是我妹,谁都抢不走。”
“就算你以后再帅再高再优秀,绾绾都只会是我——夏之淮,唯一的妹妹。”
颜书有些沮丧,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绾绾用力地点点头,然后伸手拍开了夏之淮的手背,伸手拉住颜书的袖子。
“颜书哥哥你不要伤心哦,我虽然不能跟你回家,但是在录节目的时候,我可以给你当妹妹的。”
颜书原本低垂的头抬起来,看着绾绾甜甜的笑脸:“真的吗?”
“嗯嗯。”绾绾点头。
夏之淮顶着问号脸,看着临时倒戈的绾绾:“???”
“桃绾绾,你是不是叛变得太快了点?”
“能不能给你哥我一点面子?”
绾绾哄好了颜书,回头道:“哥哥你要面子干嘛?”
夏之淮咬着腮帮,眼神不善:“……”
这妹妹,还能不能要了?
……
夏之淮见绾绾注意力全放颜书身上,觉得眼下有点无力回天,所以选择回去磨豆子。
磨豆子关乎他们的晚饭主食,不然绾绾今晚就只能啃叶子了。
石磨一圈圈转着。
绾绾和颜书就坐在一旁的石板上,双手托腮看着夏之淮推磨。
乳白色的浓汁从石磨下方留出的小口慢慢淌下,落进铁皮小桶里。
因为有大力符加持,所以剩下半桶泡软的豆子磨得特别快。
磨得差不多时,从后院走出来一个老头儿,走到铁桶边看了眼磨好的豆浆。
“可以了,等下要先过滤。”
夏之淮抬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问:“怎么过滤?”
“用白布过滤,石磨磨出来的豆浆,里面还有豆渣。”
夏之淮去洗了手,接过老人递过来的干净白布,按照对方的说法,和老人配合着将豆渣过滤。
白色的豆浆从白布渗入下方的小木桶内。
夏之淮将白布收紧,双手使劲的挤压着豆渣,将里面的汁水挤压干净,才把包裹着豆渣的白布放在了一旁的主编簸箕里。
PS:最近两天病了,更新懈怠了,今晚我熬夜会再写一章,明天多写点。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穿成假千金後我被黑化反派纏上了 線上看-第51章 發現我真窮熱推


穿成假千金後我被黑化反派纏上了
小說推薦穿成假千金後我被黑化反派纏上了穿成假千金后我被黑化反派缠上了
“这么贵?”
“是的,如果你要重新装修的话,应该要个上百万。”邱黎再次开口。
舒姝靠在她肩上,感慨道:“我发现我真穷,要不你养我吧?”
闻言,邱黎十分嫌弃将人推开。
“不是陆北帮你开店吗?这点钱对他来说就是他完全看不上眼。”
“你说得也对,我的确应该找他。”舒姝被点醒,点头说。
她看了眼墙上的时间,又看向邱黎。
建筑咖啡馆 纸房子
“晚上要在这里吃饭吗?”
闻言,邱黎毫不犹豫摇头。
“还是算了吧,你老公气场太强大,我要是留在这我怕我会被噎死。”
说完,她还做了个很夸张的动作。
舒姝被逗笑了,冲她挥手:“行了,那你赶紧走吧,要不然你一会儿回去要堵车了。”
“这么着急赶我走?”邱黎搂着她的腰,问。
刚说完,她就看见陆北回来了,正冷冰冰盯着她的手看。
邱黎急忙把手收回来,冲陆北笑了笑,又小声和舒姝说:“那我先走了,你要是要这个铺子的话记得和我说,我帮你去问问对方的意见。”
“好,你赶紧走吧。”舒姝催促道。
邱黎看了眼陆北,低着头赶紧离开了。
陆北坐到舒姝旁边,问:“她来做什么?”
邱黎假装没听见陆北说话,低头看邱黎留下的照片。
他眉头紧皱,几次想把舒姝手里的照片抢走,好不容易才忍住。
“我没那么好的耐心?”陆北开口提醒。
她放下照片,冷眼看向陆北。
“陆总着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和朋友之间打闹都不行了吗?”
“我没有这意思,邱黎毕竟是夜场出生,她身边有很多危险的人。”陆北轻咳了声,很不自在提醒。
她暧昧笑了起来,紧盯着陆北问:“陆总这么关心我,还说不喜欢我?”
听到这话,陆北耳朵红了,冷眼看着她:“别自作多情。”
说完,他大步上楼。
见人走了,舒姝又是几声轻笑,完全没把陆北放在眼里。
回到房间,陆北一拳锤在墙上。
该死!他好像真的太纵容舒姝了。
望着楼梯口,舒姝捂着肚子趴在沙发上大笑出声。
让陆北吃瘪的感觉太爽了。
周六。
一场夜雨扫净了闷热。
舒姝谄媚笑着,把一碟小笼包放到陆北面前。
“陆总请用早餐。”
见她这么奇怪,陆北拧紧眉。
“有事说事。”陆北冷冰冰说。
与岳母同屋/与岳母同居
舒姝轻咳了声,坐到他旁边,说:“我要回宋家。”
序列玩家 小說
陆北拧紧眉,不满道:“你跑娘家的次数够勤了。”
“我妈腿脚不方便,而且子杰自从上班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了,我想去看看弟弟,不行吗?”舒姝大声提出抗议。
他抬头面无表情看着舒姝,缓缓摇头。
“不行。”
“陆北!”她大声叫出陆北名字,可刚和他眼神对上舒姝又怂了,委屈说:“我真的只是去宋家,你怎么就不信呢?”
“我和一家公司现在正在抢一个项目,这是对方翻身的机会,我不打算放弃,他们伤害不了你,可你呢?”陆北开口问。“我会带上保镖,这还不行吗?”舒姝拧紧眉,问。
她越发不耐烦了,冲陆北说话也没好脾气。
陆北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问:“真要去?”
舒姝用力点头,“而且我妈昨晚上还给我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过去,我这要是不去,她会担心的。”
“去吧。”沉思片刻,他吐出两个字。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同意了,舒姝有点懵。
见她像傻了似的,陆北冷笑道:“要是不想去更好。”
“别,我去,我当然想去了。”舒姝赶紧开口表态。
陆北冷哼了声,放下筷子面无表情上楼了。
她冲陆北背影做了个鬼脸,又继续吃自己的。
吃完早餐,舒姝直接出门了。
至于在客厅看报纸等她的陆北,她已经完全遗忘了。
推倒总裁的一千种姿势
佣人小心翼翼看向陆北,试探性问:“要不我现在去提醒太太?”
“不用。”陆北立即拒绝。
他冷笑了声,也跟着站起来往外走。
到了宋家,舒姝扬起一抹笑,带着自己准备的礼物上楼。
进门后舒姝环视一圈,又看向宋母问:“子杰呢?不会还在睡吧?”
宋母微笑着摇头,“他上司器重他,回公司加班了。”
“加班?”舒姝有些不解,“他不是刚去公司不久吗?怎么就去加班了?”
改忙点好,这说明上司器重他,子杰都和我说了,他现在这个上司很好,教会了他不少东西。”
见宋母笑得更开心了,舒姝收起疑惑,去沙发上坐着和她聊天。
注意到摆在茶几上的礼物,宋母露出不满。
“小姝,你和陆先生结婚了就该好好经营你们的小家,你能经常来看我,我已经很满足了,以后不要再买这些东西。”
“妈,这些东西陆家多的是,这都不值钱,反正放家里也是过期,还不如你喝了。”舒姝淡定说。
见她这么孝顺,宋母欣慰笑了。
她拍了拍舒姝的手,说:“我听陆先生说现在他家只有他一个了?什么亲人都没有,小姝啊,你们也老大不小了,得要个孩子了。”
“咳咳——”
舒姝被口水呛得满脸通红。
她惊讶看向宋母,“妈你胡说什么呢,怎么就扯到生孩子那去了?”
“你们年纪是不小了,而且陆先生家里那么有钱,你得生个孩子拴住他啊。”宋母一本正经说。
舒姝被逗笑了,摇了摇头,一脸无语望着宋母。
“妈,你就别为我们操心了,我和陆北的事我们自己清楚。”
见她不想多提,宋母重重叹了口气。
“如果是你俩的孩子,一定很可爱。”想到什么,宋母突然笑了起来。
舒姝有点茫然,她和陆北的孩子?
陆北虽然看着病怪恢的,可他长得不错,如果他俩有孩子的话……
打住!
末日輪盤
舒姝一阵汗颜,她怎么想到这种事去了。
她笑了笑,看向宋母转移话题:“子杰中午回来吃饭吗?”
“应该不了吧,对了,子杰前两天买了很多虾回来,我今天给你做个干锅虾。”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協議離婚後,我成了億萬富翁討論-第239章:白祁來看望寶貝們


協議離婚後,我成了億萬富翁
小說推薦協議離婚後,我成了億萬富翁协议离婚后,我成了亿万富翁
苏浅落骗过头问他:“见深哥哥,你真的不介意吗?你莫名其妙多了一对儿子?”
“落落,这是可遇不可求的事,并且,安安和辰辰多乖,我做梦也想要这么一对儿子。”许见深声线温柔,让人无法怀疑这话是假的。
苏浅落加了一句:“在霍斯越面前吧。”
人后,还是不要碍着见深哥哥名声了。
她还说:“等你有了心爱的女人,需要我解释的话,我一定义不容辞。或者,等霍斯越他结婚了,这事也作罢。”
“好,听你的,我也想为安安和辰辰做点事,更不想他们被迫与你分离。”许见深说。
苏浅落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客厅玩的两兄弟,真心说了句:“谢谢你,见深哥哥。”
如果她没了这一对宝贝,她会疯掉的。
*
吃完晚饭后,许见深就开车带着金巧巧回去了。
小烟明天就会过来,带她去公司,所以晚上苏浅落为两个小宝贝洗完澡之后,就上床睡了。
隔壁的儿童房,两个小宝贝同时睁开眼睛。
窗前人影飘过,他们面上一喜,纷纷跳下床,往窗户那边跑去。
突然他们眼前蹦出一只小兔子,一双大手举着它说:“哥哥们睡了吗?我是小白呀。”
安安辰辰眼中划过一丝惊喜,两双小手同时伸出抱着小兔子,一只小手撸着它的头,一只小手撸着它的背。
随后,一张男人的脸慢慢从窗口显现,那是一张极为俊美的脸,丹凤眼、小巧泪痣,极尽风流。
他双手撑在窗台上,两个宝贝看到他就惊喜喊道:“白叔叔!”
白祁伸出双手摸了摸他们的头:“想不想叔叔啊?”
“想!”两个人重重点了一下头。
白祁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们,心口一松:“安安辰辰,你们今天是不是遇到人贩子了?”
也不知道是哪里胆大包天的人贩子,居然敢动他护着的一双宝贝?
本来派菜鸡去收拾一顿的,没想到晚了一步,他们已经被人给收拾得半死不活了。
安安点头:“是的,后来人贩子被警察叔叔给抓住了。”
辰辰也点头:“是霍叔叔救了我。”
霍叔叔?白祁扬眉,他们终究是藏不下去了吗?
“是啊,霍叔叔可厉害了,打跑了人贩子!”辰辰语气中不失骄傲。
安安瞥他一眼:“你当时都昏着了,怎么看到霍叔叔打走了人贩子?”
辰辰有些不服:“感觉,反正人贩子就是被他打跑了!”
安安仔细回想了下:“明明是他身边的另一个叔叔赶跑的。”
辰辰反驳:“霍叔叔也有动手赶跑。”
眼看着两个小宝贝为了谁赶走人贩子这件小事要吵了起来,白祁立马打断了他们:“那个,安安辰辰,你们知道霍叔叔是谁吗?”
两个小宝贝异口同声:“不知道。”
“哦。”那就好,父子相见不相识,这么一想,还挺好玩。
白祁恶趣味地摸了一把下巴:“你们觉得那霍叔叔怎么样?”
怎么每一个人听到他们见了霍叔叔,都要来问这么一句。
辰辰先回答:“霍叔叔人很好,我很喜欢他。”
最强的系统
这句话,基本已经是第三遍了。
安安随后说:“霍叔叔人很高,我不讨厌他。”
两个人的态度一目了然,白祁甚至恶趣味地想,要是霍斯越和落落争夺抚养权,会不会一个人判一个呢?
哈哈哈,那怎么成?一人一个多没意思,他肯定掺和一脚,帮那个女人夺回抚养权。
两个孩子跟着女人,他还可以时常来看看,要是跟了霍斯越,他岂不是很难再见到了这么有趣的宝贝了?
白祁逗着他们问:“那你们是喜欢白叔叔多一些,还是喜欢霍叔叔多一些?”
金巧巧是个女人,就不会做这样的对比。
但是白祁就不一样了,他是男的,自然而然,会做出这样的对比。
其实,他根本就是在为难小朋友。两个小宝贝跟他相处也有两年了,跟霍斯越也才一两面之缘,这要怎么比?
安安辰辰苦恼地对视一眼,随后安安说:“喜欢叔叔多一些。”
辰辰也点了点头:“是的。”如果霍叔叔这么问的话,他肯定会回答喜欢霍叔叔多一些。
反正,霍叔叔他人现在又不在。
白祁笑眯了眼睛:“好,不枉费我平时那么疼你们,今天还给你们带了好吃的。”
说着,弯腰一勾,就把地上的包给拿了起来,递给他们:“你们可千万不要给你们妈妈看见,她肯定会没收的。”
“嗯嗯。”安安放开小兔子,将包接着放在了地上。
苏浅落也不至于说是亏待了两个小宝贝,但是会管着他们,不让他们多吃,从而导致没胃口吃饭。
白祁有一次来见他们偷吃薯片,最后一片还掰着吃,觉得他们可怜又可爱,于是之后每次来,都悄摸带了零食来,还嘱咐不让苏浅落知道。
安安心想,每次白穹叔叔来,带的都是书籍,是精神粮食,白祁叔叔来,带的就是零食,真真正正的粮食了。
白祁见他们把零食拖着放在了床下,这才问:“你们妈妈今天有没有被吓到?”
“有!”辰辰点头,“妈咪今天还哭了。”
哭了?当年受那么大罪,差点丢了一条小命都没有哭,今天居然哭了?
白祁往苏浅落住的方向看了眼,忍住走过去看看的冲动。
他叮嘱他们:“以后出去一定要跟紧你们的妈妈,千万不要走丢,你们就是她的命根子,知道吗?”
“嗯嗯。”两颗小脑袋同时点了点。
“乖。”
叔侄三又说了好一会儿的话,白祁这才抱着小兔子离开,离开时还说:“白雪要生了,等它生了,叔叔找个机会送你们一只。”
“好呀。”
家里是没有宠物的。
本来苏浅落养两个小宝贝就很耗费心力了,再也没有精力再去养一只宠物。
况且,将宠物交给两个小宝贝,也不现实,他们都还只是个三岁小孩。
这次白祁跟他们承诺,会送一只小兔子来,他们别提有多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