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簽到元宇宙,從意念建模開始無敵-第105章 大戰前的部署相伴


簽到元宇宙,從意念建模開始無敵
小說推薦簽到元宇宙,從意念建模開始無敵签到元宇宙,从意念建模开始无敌
“大规模?您的意思是马元会把空中围墙整个防护给撤销了?”
兰一鸣的表情都僵硬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
这可是关于瓦格里人们存亡的屏障,一旦所有的围墙被停止。
那么瓦格里就将陷入万劫不复之中。
人皇经 小说
乔丰点了点头。
“不得不防啊!高人凤之所以没有选择现在让空中围墙出事故,我感觉他是在等时机。”
“前辈爷爷,你说的时机是什么时机?”陆尧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大规模的凶兽进击,他的域镜能不能抵挡的住,他的心里也没数。
虽然刚刚在和狮鹰的搏击中域镜完胜,但是当凶兽从四面八方袭来的时候。
域镜能不能坚若磐石,他的心里也没数。
乔丰闭眼思索了一会。
不死武帝
啧巴啧巴了干枯的嘴唇道:“我想他是在等凶兽先锋的到来。那时候, 只需要让空中围墙突发事故一小会,造成的伤亡就是不可计数的,毕竟凶兽先锋的攻击力是非常强悍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猎行者
陆尧和陆一鸣互相看了一眼。
心里全都泛起了一股寒意。
他们全都没想到马元和高人凤会恶毒到如此的地步。
兰一鸣思索了一会,问。
“前辈,我还是不理解,本来在这末世,我们人类就不多了,为什么马元还会如此恶毒?”
“是啊,前辈爷爷。我们人类的共同目标不应该是不断进化的凶兽吗?”陆尧也是疑惑不解的问道。
“这就是马元的恶毒之处,他是一个极其阴险的人, 想我当年和他是八辈之交,结果如何?不还是被害成现在这个样子?跟一个废人没什么区别。”乔丰苦笑道。
陆尧是亲眼见证了乔丰被马元毒害后的惨状的,若不是他有元宇宙系统帮他建模了内脏和双腿,乔丰此刻早就是一堆灰了。
“那前辈爷爷,您有没有好的办法能让这次突发事故的损失降到最低?”陆尧拱手请教。
陆一鸣也是一脸期待的等着乔丰给出主意。
“自建防御系统,把瓦格里的平民全部集中到一起,所有的武者拼死守护这一个地方。或许,能把损失降到最低。这是我的一个想法。”乔丰说完,看了看陆尧和兰一鸣,意思是在征求他们的意见。
兰一鸣叹了一口气,忽然站起来道:“我去找周通,再去找马元,实在不行,我给他跪下来磕几个头,为了瓦格里,就算让我兰一鸣死都行。”
陆尧起来把他拉坐下来。
“兰伯伯,乔爷爷都说了,马元是明里一套,暗了一套,你就算给他磕一万个头,他该咋弄咋弄,你求情也没用。”
“哎!”兰一鸣长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的用手使劲的搓着满是扎染胡子的脸。
“陆尧,你觉的那个1000米深的地下牢房怎么样?”乔丰手摸着长髯问陆尧。
陆尧和兰一鸣全都是眼前一亮。
兰一鸣一拍脑门道:“对啊,那个地方可是有足够厚的天然屏障,而且只有两个口,易守难攻。前辈,还是您的眼光老道。”
陆尧也道:“前辈爷爷,还是您考虑的周到。”
乔丰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其实这也是迫不得已的办法,若不是怕马元发现我这个地方,我倒是愿意把瓦格里的人们都邀请到我这里来。瓦格里的人们真的非常的友善,我非常喜欢他们。”
“他发现了又能怎样?”兰一鸣脱口而出。
乔丰摇着头笑了笑:“不可,不可。”
陆尧道:“兰伯伯,若是让马元知道了乔爷爷还活着,而且还有这么一个桃源之地,我们谁都活不了,那样不光是我们,我们还连累了瓦格里所有的人,他一定会斩草除根,到那时候,瓦格里就真的不复存在了。”
乔丰点了点头,对陆尧的分析表示赞许。
陆尧说的不错,以马元的为人,他真的干的出。
凡是和乔丰接触过的人,他是不会让一个人活在这世上的。
“陆尧说的对。马元对我的惧怕是天生的,他怕我怕的要命,所以会不惜一切低价都要毁掉所有。”
兰一鸣恍然大悟,拍着自己脑门说:“我这是猪脑袋,真是的,连这浅显的道理都想不通,汗颜,汗颜。”
他说着话, 那脸就红了。
陆尧为了让他脱离尴尬的境地,问道:“兰伯伯,咱们瓦格里能和凶兽一战的武者有多少?”
兰一鸣脱口而出:“加上我那49个精英武者,一共有200人。不算今天刚刚晋级的,这些刚刚晋级的几乎没用,没经过系统的试炼培训,送上去就是当肉包了。”
“那要是算上邪恶武者呢?”
“邪恶武者?”兰一鸣瞪了陆尧一眼:“小子,你该不会是做梦吧?指望他们保护瓦格里的居民?别做梦了!”
陆尧笑了笑:“先算上嘛,万一他们肯呢!”
兰一鸣气呼呼的道:“行,就听你的,给他们算150人吧,不过都是乌合之众,没几个能用的。”
“多谢兰伯伯,毕竟保护瓦格里,人人有责。邪恶武者那边的事,就我去说,打扫地下牢房的事,兰伯伯您就安排人处理吧。”
“小子,你行不行?你可和邪恶武者结怨颇深的!我怕你去了,别遭遇什么危险!”兰一鸣一脸担忧的看着陆尧,毕竟陆尧和邪恶武者那可是有过好几次的较量的。
炎魔
邪恶武者对陆尧的恨,那是恨到骨子里的。
乔丰呵呵呵的笑了笑:“兰一鸣,你多虑了。以陆尧目前的身手,那150个邪恶武者捏一块,也不是他的对手!”
陆尧抱歉的看了看兰一鸣,又拱手对乔丰说:“乔爷爷,您过奖了,我过去是找他们来帮忙,不是打架,所以无所谓打过打不过。”
兰一鸣则心里那个恨啊。
心想:好啊,小子,这给我掩的。
不过,他心里高兴,有了陆尧,那瓦格里至少安全了一大半。
他也有了一个十分得力的帮手。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去安排人打扫地下牢房。”兰一鸣起身,他是真的着急,毕竟谁也不知道那凶兽的前锋什么时候就杀过来了。
现在都是抢时间。
乔丰也起身:“兰一鸣,目前的事暂时都要保密,不要让高人美看了去。”
“好的,前辈,那我和陆尧就先告辞了。”
“嗯。”乔丰点的点头,带着他们就往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