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御獸進化商 起點-第兩千兩百六十一章 風起雲涌的萬物大會!相伴


御獸進化商
小說推薦御獸進化商御兽进化商
在自己刚刚说出想要追随林远之后,林远直接将大源果抛给了自己。
大源果内蕴含的信仰之力,差不多达到了半份源性力量的量。
这种随手的恩赏,再次向东赫使徒证明了自己面前,这名名号为“万源”的主宰,财力有多么雄厚。
东赫使徒的实力,要比孪羽等人更高。
因此知道, 在沼渊这种地方,源性力量本就是主宰间用来交易的货币。
所能换取的物品层次,已然超出了使徒的认知。
林远花费了将近一整天的时间,才将东赫使徒源图腾内的信仰之力抽离一空。
依靠此等方式收获信仰之力,让林远意识到。
自己的神国想要快速发展,并非没有可能。
被林远吸收完信仰之力的东赫使徒看起来, 有些憔悴与虚弱。
林远抬起手指,来到了东赫使徒面前。
在东河使徒的异常期待之下,林远的手指轻点在了东赫使徒额心。
紧接着东赫使徒便感觉到,精纯的源性力量正源源不断的注入到自己体内。
这些精纯的源性力量,如同是一把把锁,打开了东赫使徒身上的禁锢。
甚至还有多余的部分,在滋养着东赫使徒的本源。
察觉到这一点的东赫使徒,心中激动异常。
东赫使徒知道,自己只要再将源图腾内的信仰之力注满。
便能够尝试朝着主宰发起冲击了。
世界树的游戏 小说
之前哪怕已经达到了使徒巅峰,成为了沼东圈内使徒第一人。
东赫使徒依旧觉得主宰离自己十分遥远。
而在追随了林远之后,主宰之路已经平坦的在自己面前展开。
激动过后的东赫使徒跪在地上。
对着林远虔诚的叩拜了起来。
并没有因为自己在不久后,生命层次即将提升,而改变对林远的态度。
头还没有叩下几次,正在叩拜的东赫使徒勐然心中一震。
东赫使徒此前并非没有得到过精纯的源性力量。
那是东赫使徒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用大量积攒的材料换取的。
一直被东赫认为是自己的机缘。
可是那份源性力量,在纯度上与林远赐予的源性力量相比,要差得多。
这种源性力量纯度的差距,彷佛中间隔着许多个层次。
这个发现让东赫使徒, 立刻在心中抬高了对林远的定位。
赐给追随者的源性力量,能够达到如此精纯程度的主宰,最起码也已经跨过了转轮境。
一名跨过转轮境的主宰, 可以大大方方的在外走动。
说明已经渡过了转轮境的尴尬期。
这样的主宰就算在沼渊中,也能有着一席之地。
而且林远的名号中带“源”字。
极有可能是在沼渊中,一号自己从未听闻名字的大人物。
越想,东赫使徒越觉得自己赚到了。
更关键的是,这名自己效忠的主宰,颜值还奇高。
自己这个颜控,能够有幸待在这样一名主宰面前进行侍奉,也简直太幸福了一点吧!
整整五十份精纯的源性力量,被林远注入到东赫使徒体内。
林远想要表现的慷慨,却又不方便表现的太过。
多出十份源性力量,想来在东赫使徒眼中,已经是很丰厚的赏赐了。
在林远抽离东赫使徒体内信仰之力的这一天时间里。
沼东宫内发生了极大的变故。
首先那些不欢迎林远的使徒,在心中做出了极多的猜测。
东赫使徒与一名主宰初次见面,就在其身边滞留了这么长的时间。
出现这样的情况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东赫使徒触怒了万源主宰,被万源主宰击杀。
另一种可能,那就是万源主宰将东赫使徒收为了追随者。
不管是这两种可能中的哪一种,都能够让沼东宫内的那些老牌使徒心生震动。
三生在折返回万物宫, 向一生汇报完情况之后。
一生立刻带领万物宫的大部队, 驾临了沼东宫。
一生本来的心思, 还在抓出内鬼上。
可现在已经明确有主宰驾临万物大会。
一名主宰的出现, 就已经会给万物大会带来极大的变数。
没有万物主宰坐镇的万物宫,已经成为了一口没有源头的枯井。
根本经不起波澜。
更何况这名万源主宰,名号中还带有“源”字。
手中更是拥有小源果这等,蕴含精纯源性力量的果实。
这样的人物,势必会引得更多的主宰前往沼东宫,出席万物大会。
一场原本只在使徒间的万物大会,变成了主宰们博弈的战场。
就像当初的万物宫,强行从沼东宫手中抢走了万物大会的主办权一样。
这些主宰到场后,万物大会上的一切规矩,都将由这些主宰们来制定了。
萌妻蜜宠
听三生对万源主宰的描述,很有可能万物主宰大人都没有与其平等对话的资格。
想到这,一生心中生出了浓浓的无力感。
可万物大会还要正常进行。
所以一生把心思,都放在了对万物大会的布置与安排上。
同时对二生开始在心中审视了起来。
自己的无力与焦头乱额,正好可以看做是自己绝佳的保护色。
三生在对自己说出二生用“他/她”来称呼万源主宰时。
一生便可以确定,二生绝对有问题。
否则以二生谨慎的性格,哪怕处在惊慌之中,也绝对不会犯这种常识性的错误。
次元生物晋升使徒,会引发不小的动静。
可使徒晋升主宰,却会在无声无息间进行。
如果二生在无声无息中突破到了主宰这个层次,不是一件没可能发生的事情。
只是一生有些不解。
如果二生真成为了主宰,万物主宰大人不是应该更加安心才对吗?
为何会把二生作为潜在的威胁?
一时间,一生有些无法确定。
究竟是万物主宰大人不信任二生,还是二生真的对万物主宰大人生出了某些心思来。
以往常二生对万物主宰大人的态度来看,一生觉得,二生对万物主宰大人的忠诚与仰慕,是完全发自内心的。
压力与纷乱的思绪,让一生的头开始痛了起来。
因为林远的到来,表面上平静宏大的万物大会,已经暗潮汹涌。
并且越来越多的狂风恶浪,都在朝着万物大会聚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