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我和骨科大佬閃婚了 ptt-第100章 求助閲讀


我和骨科大佬閃婚了
小說推薦我和骨科大佬閃婚了我和骨科大佬闪婚了
不怪现实太残酷,只怪周正和柳香茹太完美。
周沫去洗手间简单洗漱一番。
柳香茹屏住呼吸,捂着口鼻从厨房出来,摘下口罩,还是呛得她咳嗽不止。
周沫赶紧给她倒杯水。
柳香茹摆摆手,坐在餐桌前顺了一会儿气。这才缓过劲儿来。
“你爸今天买的是什么辣椒?怎么这么呛?”
周沫吐槽:“你们俩,受不了辣还非要逞强,少放点不就行了?”
柳香茹夺过周沫手里的水杯,“还不是都为了你。你爱吃辣,你爸爸转了好几个集市才买到干辣椒。”
周沫从小就爱吃辣,也不知道遗传了谁,明明周正和柳香茹两人都不怎么能吃辣。
“你们俩才是,有必要为了我这么折腾吗?”周沫知道柳香茹是好心,但未免太过于在意她,她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压力。
“你一周勉强能回来一次,就这一次,我和你爸爸想方设法给你做点好吃的,你还不领情。”
“领情,谁说不领情,”周沫不好争辩,只能笑嘻嘻妥协。
周正手忙脚乱将菜端上来,周沫帮忙盛米饭,一家三口甜蜜温馨地吃了顿午饭。
饭后,周沫自告奋勇,担任洗碗的工作,周正和柳香茹将厨房扔给她,两人一起出门散步。
周沫看着两人相携出门的身影,感觉又被撒了一把狗粮。
刚收拾完厨房,周沫突然接到赵晓霜的电话。
“怎么了晓霜?”周沫问。
电话那头,赵晓霜语气焦急,“刘凯爸爸来东江了。”
周沫愣一下,“什么情况?”
“我也不清楚,我在学院加班搞东西,刘凯也来搞数据,刚才他突然接了电话,然后问我借了三千块钱,说他妈妈实在等不了他的消息,只能带着他爸来东江,说他们要自己求医看病。”
周沫瞬间明白,刘凯这是到现在都没和沈青易张口说求医问诊的事。
“他人呢?”周沫问。
“好像去火车站了。”
“行,我知道了,”周沫准备挂电话。
赵晓霜突然又担心地问:“咱们得想办法帮帮他,他一个人搞不定的。”
“我也是这个想法,”周沫一直提醒刘凯,让他将他爸爸的事告诉沈青易,但没辙刘凯就是不听。
此刻,周沫也为难,“我先打电话问问他什么情况。”
赵晓霜说:“好的,师姐,要是他费用方面有难处,我可以帮忙解决一些。不过你别说是我主动提的,你知道,我和他不对付,他肯定不乐意接受。他听你的话,到时候你就说是你借他的。”
周沫没想到赵晓霜竟然还有这层心思,她备受感动,“嗯嗯,我知道了。”
挂了赵晓霜的电话,周沫又赶紧拨了刘凯的号码。
电话那头响了好久,在周沫即将放弃的时候,电话通了。
我,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喂,刘凯,你现在在哪儿?”周沫着急地问。
刘凯:“我爸妈来了,我带他们找个落脚的地方。”
“找到了吗?”周沫关心地问。
“还没呢。”
周沫想了想,“这样,你先带他们去东大一院附近找个地方住下,下午我看能不能想办法让你爸爸去医院看看。”
刘凯突然有片刻停顿,“你要去找韩医生?”
周沫一时哑然,“没办法,我除了他也不认识别的骨科大夫,而且……他今天刚好值班,周六人还少一些,去找他,他一定有办法。”
“你就那么信他?”
周沫茫然,“什么意思?”
刘凯质疑:“他看我的眼神能吃人,怎么可能会给我爸爸好好看病?”
周沫头疼,“一码归一码,他是大夫,遇着患者,肯定会该怎么看就怎么看。他拿到了执业医师证,又当了这么多年大夫,我相信他有这个业务能力,不会感情用事。”
琅琊 榜 胡 歌
刘凯还在迟疑,周沫却一刻不想多等,“我们在东大一院会合。”
“你真要去找他?”刘凯问。
“是,”周沫异常笃定,“既然你不开口求沈导,这是你唯一的机会,错过这次,除非你去求沈导,不然你爸爸能看上病,就得等一周以后。东大一院的门诊很难挂上号,要提前一周预约。”
刘凯陷入沉默,周沫知道,他在斟酌。
少顷,刘凯才鼓起勇气说:“好。”
“我们东大一院见。”
放下和刘凯的电话,周沫本想给韩沉打,但看现在是午休时间,他应该在吃午饭或者休息。
柳下 小說
周沫觉得直接打电话太突兀,尤其是她还要求韩沉办事。
基于以前不怎么愉快的通话经验,周沫决定先发消息,探探他口风。
她问:休息了吗?
韩沉发来一个问号。
显然认为周沫突如其来的关心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周沫:你下午还上班吗?
韩沉:有事说事。
周沫被揭穿,脸皮挂不住,正纠结要不要开这个口。
韩沉问:你想找我拿会员卡?
周沫晕死,她差点忘了还有这件事。
反正她拜托韩沉的事多了,蚤多不痒,债多不愁,她一咬牙,直言道:
能不能帮刘凯的爸爸看看病,他爸妈今天来东江了。
一次性发完,周沫终于可以松口气,就等韩沉回她。
本想着韩沉应该看在旧交的份儿上,就算不能立刻答应,至少也是勉强同意,最多不过说几句阴阳怪气的话。
不承想,韩沉突然没音了,好半天没回复。
周沫为难,他这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她等不及,直接拨了电话过去。
响了三声,那边很快接通,“韩沉,你倒是给个准话啊,到底行不行?”
“咳咳,你好,我不是韩沉,我是他同事,我姓凌。”
周沫惊住,凌越彬?
凌越彬疑惑地问:“请问您是哪位患者的家属?韩沉刚被主任叫走,他把手机给了我,说可能有患者家属打电话过来,让我帮忙接。”
“我、我是周沫,上次在办公室我们见过,”周沫怯怯地说。
“是你?”凌越彬语气里是难掩的惊异和兴奋,“韩沉就备注了个‘她’,我以为是哪个难缠的女家属呢。”
周沫:“……韩沉什么时候回来?”
凌越彬:“马上,要不一会儿我让他给你回个电话?”
周沫刚想说谢谢,电话那头,凌越彬的声音突然响起:“韩沉,你电话,周小姐打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