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農家喜事:開礦嬌妻福氣滿滿-第九十五章 離開金城讀書


農家喜事:開礦嬌妻福氣滿滿
小說推薦農家喜事:開礦嬌妻福氣滿滿农家喜事:开矿娇妻福气满满
张笑笑到客栈后门时,远远的就见外面站了许多等着拿工钱的工人,等他们都走了,她才缓步上前,就近观察她的第一间铺子。
“姑娘。”
婉娘正往院里拾掇废弃的东西呢,抬头就见她杵在门口,连忙扔下东西,擦了擦手迎了上去,笑道。
“原想着等收拾干净后就亲自去请您的,没料到竟这般巧,刚完工,您就过来了。”
“正好到镇上办点事,顺道过来瞧瞧。”
张笑笑已经简单扫了一圈,建造出来的感觉和她给的图纸并无差别,有很多比较细节的地方,甚至处理的比她想象的还要好。
“刚才那些人,是你找来的?”张笑笑问。
婉娘落后她一步,坦然回应。
“是。这间客栈从建成开始,之后的每一次修缮也都是他们负责的,您放心,他们办事利落,口风严谨,很值得信任的。”
张笑笑扬眉而笑,偏头道。
“你不必紧张,我信你的眼光,你能在短时间内完工,你的确有本事。”
“不敢当,我也是承了老东家的情而已,您能满意,这一趟才没有白忙活。”
婉娘说话还是那么的滴水不漏,时刻注意着规矩。
张笑笑心知想让她卸下防备,真正的跟自己推心置腹,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但她也不急,来日方长!
她不再多问,随后卷了卷袖子,和婉娘一起收拾了起来,期间总会有一句没一句的唠些家常话。
……
陈家客房。
Who‘s the liar
楚云舒看着跪在面前的老太太,缓缓收回了正在染豆蔻的手,放在嘴边轻轻吹了吹,又翻来覆去的欣赏了好几遍,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紧接着下一秒,死一般寂静的房间内,就响起了清脆的巴掌声,伴随着丫鬟的惊呼,吓的所有人都缩了缩脖子,默默站远了点儿。
陈窈更是直接躲在了陈夫人身后,连面都不敢露。
这个兵王很嚣张
“好好的指甲,给我染成这样。”
楚云舒豁然起身,莲步款款的走到咬唇啜泣的丫鬟面前,垂眸沉沉的盯了她好一会儿,突然就弯腰扣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了头。
二人对上视线的那一刻,小丫头惊的瞳孔剧烈震颤,心脏都停了一瞬,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眼角,低落到了楚云舒手上。
“啧啧,多美的一张小脸蛋啊,就这么毁了,实在可惜的紧。”
楚云舒淡淡扫了眼虎口处凝结的泪珠,手上力度非减反增,又尖又长的指甲几乎渗透皮肉,掐的小丫鬟痛苦不已,面容几近扭曲。
她已经拼尽全力挣扎,想要张嘴求饶,可根本发不出声音,只能仰着头跪在地上,无力呜咽。
慢慢的,扣着她下巴的手,挪到了脖颈。
在濒临死亡的前一刻,她听到了令她死都难以瞑目的一句话。
“再美的脸,也抵不上我的指甲珍贵。”
楚云舒把咽了气的人甩到一旁,掏出帕子擦了擦手,随后扔在了丫鬟的脸上,视线一转,看向了下一个目标。
楚云舒盯着陈夫人看了好一会儿,直至她整个蜷缩在榻边,抱着自己抖个不停,才展颜一笑,步步逼近。
她没有用同样的办法对付老太太,就只俯下身,在她耳边说了句话。
“你孙子,还等着你去救呢。”
老太太接着就跪直身子,疯了似的给她磕头,百般哀求她手下留情。
“我就这一个孙子了!求您!求您把他还给我!求您把他还给我吧!否则,我也活不下去了啊!”
对此,楚云舒也只有冷冰冰的一句话。
宦海无声 小说
“那你,就陪他一起下地狱吧。来人。”
话音刚落,房间里就凭空多了两道黑黢黢的身影,单膝跪地,静候指令。
“把老太太拖下去,给她个机会,见孙子一面,之后,就送他们祖孙俩上路吧。记得处理干净点,别脏了陈家的地方。”
被吸血鬼美味享用了
“是。”
“等等!”
两道声音接连响起,随后陈夫人就用力掰开陈窈的手,余光瞥了眼面露不虞的老爷,忙讪笑着凑到了楚云舒面前,垂首压低声音道。
“楚姑娘,我知道,现在说这话不合适,但这毕竟是我家,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家里出了两条人命不管吧。”
楚云舒双目刚一斜,陈夫人就浑身一激灵,连连摆手补充道。
“我这不是为他们求情,也不是刻意拦着您,就是想请您,把人拖到外面的巷子里杀,这府里人多眼杂的,最近又有不少官府的人盯着,真要出点儿什么事,您也容易暴露不是。”
“如此说来,陈夫人还是在为我考虑了?”
陈夫人想都不想的就点了头。
楚云舒不由嗤笑,转身坐了回去,拿起涂抹豆蔻的工具,自顾自上起了色,半晌才再次开口,打破了越发紧张的气氛。
“罢了,既然陈夫人都开口了,我便给你个面子。就按她说的,把人拖去外面巷子里吧,记得避开那些眼线,免得给我找麻烦。”
“是。”
两人一左一右架起老太太,不顾她的挣扎求救,连拉带拽的往外拖。
这会儿,她甚至都不想救她孙子了,只想保住自己这条命。
然而,终究是事与愿违。
恢复了安静的房间依旧人人自危,并未因她的离开而松缓多少。
陈夫人知道,楚姑娘在等一个答案。
可该想的她都想了,该做的也都做了,实在不知还有什么更好的法子,能用来对付张笑笑那个死丫头了啊。
事故物件的幽灵酱
难不成,她也要跟楚姑娘一样,把人往绝路上逼吗?
扭头就看到瞪大眼睛,微张着嘴躺在脚边的小丫鬟,陈夫人委实吓了一跳,连忙往旁边挪了几步,闭着眼死死贴着床边的柱子。
与此同时,她也想明白了。
为何楚姑娘只让人带走了老太太,而不是把尸体也一并处理了,说到底,就是为了给她提个醒啊。
楚姑娘真正想要的,一直都是张笑笑的命。
倘若得不到,那下一个死的,很可能就是他们这一家了。
陈夫人紧张的咽咽口水,脑子里百转千回。
在楚云舒放下手里的工具,耐心告罄的瞬间,她也终于下定了狠心,睁眼就道。
“张笑笑最在乎的,就是范家那一家老小,兴许,可以从此入手,找准机会,彻底铲除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