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玄門小祖宗在八零當團寵 線上看-第二十八章沒想到公安叔叔膽子這麼小閲讀


玄門小祖宗在八零當團寵
小說推薦玄門小祖宗在八零當團寵玄门小祖宗在八零当团宠
时以牧好像猜出了她要做什么:
“我有什么能帮到你的?”
姜幼颜顿时就笑弯了眼。
看,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这个好处。
她连解释都不用,美人哥哥就自动找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美人哥哥不需要做什么,只要一直待在我身边,不离开我超过一米的距离就可以了。”
时以牧周身自带的紫气,乃是用来屏蔽天道的最大利器。
何活人能看见灵魂,本就是天道所不允许的。
但是,等会儿公安来的时候,只需要借助美人哥哥的命格,她再略施一个法术,便能让公安同志们看见葛大妮的灵魂了。
到时葛大妮这个受害人有什么想说的,自然就可以随便倾诉。
她也能省了很多的事儿。
时以牧似乎被她脸上的笑给感染到了,无谓的点了点头,同意了下来。
两人刚把这事儿说定,就见林兵和葛树根两人,领着三四个穿着制服的公安同志走了过来。
为首的公安个子高大魁梧,脸上的表情异常凶悍吓人,惹的村民们都不禁离他们远远的。
葛老太和葛大田更是直接呆滞,两人狼狈的跌坐在地上,嘴里喃喃道:
“完了,完了……”
果然,那位位公安目光严肃的扫了扫四周,威严的问道:
“谁是葛老太和葛大田?”
姜幼颜直接抬手,指向坐在地上的两人:
“公安叔叔,他们两个人就是。”
男公安看了她一眼,见是个乖乖巧巧的白胖娃娃,脸上吓人的表情松动了一下。
他微点了下头,然后走到葛老太母子两人面前,在两人惊恐的目光下,开口:
“我们收到一个村民的举报,你们母子两人牵扯到一起命案,领导特派我们过来调查,请两位同志配合。”
……
姜家的堂屋里。
葛老太和葛大田呆呆的坐在地上,任凭几位公安怎么问话都不开口。
这般的耍赖的行为,让围观的村民们和刘凤梅都忍不住出声唾骂。
逼问不出来东西,他们也不能对这对母子动手,眼看几位公安的表情越来越不好。
姜幼颜凑到刘凤梅耳边悄悄的说了几句话,然后,在她鼓励的眼神下,刘凤梅把那位高大的男公安同志请到了别的房间。
离开堂屋的时候,姜幼颜往葛大田脖子上看了一眼:
“跟上来。”
时以牧此刻牵着她,跟她的距离极近。
自然听见了她这一句话。
不过他没有回头,也没有多问,脸上更是没有什么表情。
好像,他对姜幼颜的行为,习以为常了一样。
“公安同志,我们这农村家庭也没什么好的,你先喝点水。”
屋里有热水瓶和水杯,刘凤梅很客气的给男公安倒了一杯水。
却不想,男公安一脸正经的拒绝了:
“大娘客气了。”
“不过现在不是喝水的时候,我奉了领导的命令来这儿查案子,就得尽心尽力。”
“现在是工作时间,就不跟大娘客套了。”
现在公安这个职业,走到哪儿都是被人尊着敬着的。
好像大多数公安也很享受那种被人捧着的那种感觉,去查案子,或者是巡查时,总是要先客套好一会儿,之后再切入正题。
这样的行为,被戏称为人情世故。
倒是极少见到像他这样工作时间绝对不含糊的公安了。
姜幼颜对他的第一印象又好了不少。
“大娘,您说您知道一个目睹葛大田杀女案件的目击证人,请问那个证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
“能不能让我见一见他?”
男公安板着脸,语气却比较友好:
“您也知道,在一起命案中,目击证人有多重要。”
“知道,知道的。”
刘凤梅连连应声。
她看向自家小孙女,姜幼颜递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然后指尖微动,一个肉眼看不见的白色光点,打入了男公安的双眼。
个子高大的公安只感到双眼刺痛了一下,他闭了下眼,再睁开时,就看见屋里出多了一个人。
“你是谁?”
多年公安的警觉,让他瞬间就做出了警惕的姿势。
明明进屋的只有他们四个人,怎么现在平白的又多出来了一个年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小女孩儿!
他根本没有听见开门或者是关门的声音!
不可能有人会在悄无声息间就进了这间屋里!
姜幼颜没想到他反应那么大,但很快,她就懊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啊,忘了提前跟公安叔叔说一下。”
屋里平白无故的多出来了一个人,这要搁谁谁都得吓个半死。
时以牧好笑的看着她的动作,接着就被她扯着走近。
“那个,不好意思啊公安叔叔。”
姜幼颜抬手抓了抓自己的小胖脸:
“刚刚忘了跟你提前说了,不过现在解释也不晚。”
“你现在应该能看见个小女孩儿吧?她就是这起案件中的被害人葛大妮。”
“如果你不信,等下我可以画出她的画像,让认识她的人认一认到底是不是她。”
这个年代农村人照相的很少,更不要说葛大妮从小生活在那样的家庭环境里了。
所以她没有说照片,只是说了画像。
不过,只是画画也很麻烦呀。
姜幼颜嘟了嘟嘴,暗暗告诫自己,下次帮人绝对得有个度。
这次看在葛大妮跟她同是女孩子的面子上,不管多麻烦,也帮人帮到底吧。
男公安防备的姿势没有变。
他还没有来得及细想自己怎么能看见死去的人,就见葛大妮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张开嘴巴就是一声哭嚎:
“公安同志,俺死的好惨啊——”
男公安听着耳朵里传来的幽灵声调,慢慢石化在了原地。
这是什么情况?
这个女娃的声音为什么跟正常人不一样?
在葛大妮源源不断的哭诉中,石化了的公安同志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了姜幼颜的话:
“她就是这起案件中的被害人葛大妮……”
“被害人?”
“葛大妮?!”
男公安嘴里重复着这几个字,忽然瞪大了眼:
醫不小心:帝少的天價寵兒 小說
“被害人不是已经死了吗?!”
“我记得这是一起命案呀!”
命案中的被害人,居然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眼前!
苍天啊!
大地啊!
这是一起什么玄幻的案件啊!
看着一脸震惊加惊恐的公安,姜幼颜有些尴尬的呃了一声。
她奶刘凤梅也尴尬的看了看她。
那眼神好像是在说:
“看吧,我早就说了你这个想法有欠考虑,看看现在把人公安通知给下成啥样了……”
姜幼颜拉紧了时以牧的手,小奶音有一丢丢的心虚:
“这,这,我没想到公安叔叔胆子这么小……”
属实是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