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荒事 起點-第93章 尷尬出行熱推


荒事
小說推薦荒事荒事
初冬金葫芦乡的早上,在没有受到西伯利亚的冷空气影响之下,倒并没有多少寒意。
在金葫芦供销社那边的农村班线车停靠点,丁可文看到了庄晓萌领着孩子正在等他,旁边似乎也没有他们村里的人在等车。
他走了过去,孩子们看着他,似乎她们也有一些奇怪,为什么平常在商店里的老板会和她们的母亲一起站到了一起。
丁可文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大把的“大白兔”塞到两个孩子的手里,这是他临走之前特意带给她们俩的。
明日的今日子
两个孩子不敢拿,在她们的印象中,拿这个商店老板的东西,是应该要先付钱的。
庄晓萌看出了她们的犹豫,她笑了起来:“你们只管拿着吧,今天你可文哥不收钱,你们只需谢谢你可文哥哥就可以了。”
两个孩子这才敢拿,并且毕恭毕敬的感谢着可文。
班车来了,等车的人们都上了车,丁可文也选择了临近她们三个人的座位旁边,坐了下来。
这农村的班车需要等十多分钟以后才能发车,丁可文之所以没有选择和庄晓萌一家人坐在一起,他是怕后来的乘客里,会有遛马圈村子里的人。要是被发现他丁可文和庄晓萌坐在一起,等回到村里,又不知道该怎么造谣他们了!
说巧还真是巧,不一会儿还真是有他们遛马圈村的人走了过来,当丁可文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庞时,他情不自禁的站起身来,跑到了客车后面,在离庄晓萌一家人比较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我立于亿万仙人之上
上车的那个人是李文学本家的一个叔叔,名叫李大左,他上了车一下子就看到了庄晓萌一家人,便笑着问道:“你们一家人,这是要去哪里?”
庄晓萌礼貌的回答:“叔,今天星期天,我带着孩子去榆城玩玩……你呢?”
“我也去榆城,我朋友的儿子结婚,我去喝喜酒呢……”李文学的本家叔叔笑着回答,他一眼就看到了后面座位的丁可文,便有点惊讶的吆喝着,“怎么可文你也在这车上,你不在家好好看店,来这里干嘛?”
中禅寺老师的灵怪讲义实录
丁可文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他急忙笑着回答:“我去我大姐家,有点私事……”
遛马圈全村的人都知道,丁可文的大姐就住在榆城,所以当他说出这个理由时,没有人会怀疑他。
李大左点点头,便不再追问,他一屁股坐在了庄晓萌的旁边,和她聊起了家常来。
班线车开的很慢,大约一个小时才到了榆城汽车站,丁可文随着人流下了车,他一直不远不近,不紧不慢的尾随着庄晓萌一家人。
“叔,你坐哪一路公交车啊?”庄晓萌在前面问着李大左。
“我坐二路,去公安局那一路,你们呢?”李大左问。
“我们坐五路,去百货大楼附近……”庄晓萌回答着。
其实,无论李文学本家的叔叔坐哪一路,庄晓萌都不会和他同路的,这在庄晓萌问他话之前,她的心里早已经盘算好的!
“那咱们就此别过吧!”李大左刚要向庄晓萌道别,一眼又看见了丁可文,便又问道,“你小子呢,坐哪一路?”
“我也坐五路,我大姐夫就住百货大楼家属院,以后要你是买什么家电,尽管找他好了。”丁可文只好走过去,跟李大左套着近乎。
“行!行!”李大左高兴的应着,这个年代要真没有个熟人,买什么东西都不便宜!
就这样,三个人各自告别,分别踏上了各自应该乘坐的公交车。
丁可文和庄晓萌再次坐在了同一辆公交车时,已经完全没有了其他人的干扰。丁可文瞬间觉得自在多了,他忍不住问庄晓萌:“表婶婶,我们真是要在百货大楼那边下车吗?”
丁可文有点担心,万一在那里碰到了大姐夫,或者碰到了百货公司家属院里大姐夫的那些同事,他该如何解释呢?
“你大姐住在百货大楼附近,我们还是不去那里为好,这一路车还经过海洋公园,不如我们带着孩子去那边玩吧!”庄晓萌的计划似乎也有很大的随意性,她随时都可能修正她的计划。
一行人来到海洋公园时,天上竟然刮起了风,随之也飘来了许多朵乌云,遮住了本来很明媚的太阳,气温好像瞬间降低了不少,看来,这是要变天的节奏啊!
金斩和喻树
这个公园面积比较大,是一个以海底世界和湿地绿植组成的海洋性公园。十年前,这里还是荒无人烟的滩涂荒废区,经过这么多年的改造,已经变成了榆城地区周日游玩的必去之地。
“我们先带着孩子们去海底世界吧!”庄晓萌在前面带着路,径直走向了海底世界的售票处。
票价有点咋舌,一张门票三十元,庄晓萌据理以争的强调自己的儿子不到一米二,才免去了一张门票。可是,三张也用了去庄晓萌九十块钱,丁可文象征性的想抢着付钱,结果却被庄晓萌硬生生的给阻止了:“我带着你们一帮孩子来看这海洋世界里的虾兵蟹将,怎么可能让你这毛孩子付钱呢?”
丁可文都三十岁了,她居然还叫他为毛孩子,这多少让他心里觉得有一些不爽。
这个海底世界还是比较大的,无论浅海里的蚌类,蟹类,还是深海里的虾类,鱼类,品种繁多,门类齐全。里面更有几个蛙人随着音乐在水里表演,引来了庄晓萌家两个孩子更多时间的关注。
等一行人走出海底世界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多小时之后了。海底世界里面适宜的温度,无风的状态,长时间的步行浏览,让丁可文觉得自己的身上微微的沁出了一些汗。
可是,他们一走出这海底世界的大门,外面的世界却是另一份天地!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外面的太阳已经消失了,风也变大了起来,温度似乎也降低了不止一个层次。
“我们好容易来的,那就再抓紧时间在这公园里转一会儿吧!”庄晓萌看见丁可文冷的搓起了手,忍不住问他,“我们在玩一会儿,你没问题吧?”
“我……没事……”虽然,丁可文不太适应这骤然降低的温度和这有些冷冽的寒风,但是,为了不影响孩子们的兴趣,他还是准备坚持到底的说着。
“昨天有天气预报说,西伯利亚寒流今天晚上就到达,这怎么好像就提前了呢?”庄晓萌自言自语的说着,“我们赶快去公园看一下,然后就去别处饭店里吃口热饭,热乎热乎!”
就这样,他们走进去了公园,可是,玩了不到半个小时,天空中却意外的飘起来雪花……不!不单纯是雪花,还夹带着小雨,纷纷扬扬的落在他们的身上,脸上,冰凉冰凉的!
“赶紧撤……”庄晓萌指挥着,“幸亏我昨天看到天气预报,还带了一把伞,可文,你没准备吗?”
昨晚,庄晓萌打电话问丁可文准备的怎么样的时候,就是想告诉他今天天气有变,当然,当时她又不希望取消今天的游玩计划,因为,她觉得,这次和丁可文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何其的来之不易啊!(孩子这个时候已经完全可以忽略!)
庄晓萌本以为丁可文在出行前也会看天气预报,可是,现在看来,丁可文却什么都没有准备。
一把伞,怎么可能遮挡住那么多人?更多时候,丁可文选择了自己把身体暴露在冷冷的雨中……
因为,他觉得自己是个男人,男人就要承担男人应该承担的责任!
即便是在躲避这么一场冬雨的时候,丁可文也愿意让自己的肩膀为庄晓萌的孩子们遮风挡寒!
所以,丁可文的喉咙在这样的天气和环境下,慢慢的,开始像要爆缸的发动机一样,喘的越来越厉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