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護國駙馬爺 線上看-第55章 進宮熱推


護國駙馬爺
小說推薦護國駙馬爺护国驸马爷
次日上午。
侯府。
陈氏的嘶吼声不断响起。
“去换一件衣服,真是的你以为是去种地,穿的这么破破烂烂!”
“我衣服咋了?”
宁观山委屈的看着自己衣服,他不觉得有任何问题。
衣服上也没有破破烂烂,也就是时间长了些。
“都两年的衣服了,你说咋了?咱们亲家可是皇帝爷,你就穿这个不是丢儿子脸嘛!”
“这还是咱们第一次见面,穿的好一点,也是对皇帝爷的尊重!”
陈氏指着宁观山一顿数落。
“去把端儿让人新给你做的衣服取过来……”
“啊?”
宁观山一听穿新衣服,顿时一脸不舍的,“那新衣服我还想留着过年穿呢!”
终究是苦出身,几年都做不了一件新衣服,都是缝缝补补又三年。
做一件新衣服舍不得穿,都想着过年过节再拿出来穿。
日子是好了,可宁观山这节省的观念,还是保存了下来。
他不懂什么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他只知道日子过得好也得节省,不能浪费,不然多好的日子也得败家。
“见皇帝爷重要,还是过年重要?”
陈氏给自己相公一个大大的白眼。
看着相公那舍不得的表情,真恨不得动手……
双方父母见面,必须得给亲家留下好印象。
她作为母亲给儿子着想,自然比宁观山想的多。
“爹,去换上吧!回头再做几件新的不就行了!”
坐在旁边,从始至终没说话的宁端,见老爹委屈模样,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话音未落,宁观山恶狠狠的落在宁端身上,“咱家有金山银山啊?”
“小小年纪就不知道节省,那衣服可是锦缎的,你知道买锦缎得多少钱,做衣服又得多少钱吗?”
宁端翻了个白眼。
自己招谁惹谁了?
“快速换!”
陈氏一声呵斥,宁观山这才停止对宁端的节省教育。
“端儿,给皇帝爷的礼物都准备好了吗?”
陈氏又开始对宁端询问。
“皇帝爷啥都有,啥都不缺,但咱们家也不能丢了礼数,送礼物是咱们家的心意,可不能不准备……”
老娘陈氏曾经也是地主家的闺女,也是知书达理,懂得人情世故的。
就是不知道,老娘这个好歹也是大家闺秀,怎么就看上了自己老爹了!
“娘,从昨天你就开始说,一直说到了今天,儿子咋可能不准备啊!”
宁端朝着老娘摊手,“您就放心,儿子准备的礼物,绝对是陛下没有的,而且就算有钱也买不到的!”
“那就好!”
陈氏点头后,又开始去催促老爹宁观山,“你快点的!换个衣服磨磨唧唧,耽误时间去得晚,可就太失礼了……”
王爷求轻宠:爱妃请上榻 小说
“唉……”
宁端苦笑摇头叹气。
所谓痛并快乐着就是如此。
有老娘管着,自然是每个孩子的幸福,但老娘的唠叨,也同样是每个孩子最痛苦的事情。
可老娘的唠叨恰恰是对你这个孩子的关心,有老娘唠叨才能体会,有娘的孩子像块宝。
老娘陈氏的絮絮叨叨声中,一家三口终于登上马车前往皇宫。
至于小妹宁伊伊,就只能留在家里。
毕竟爹娘是过去商讨自己的婚事,小妹宁伊伊又不是非去不可。
侯府和皇宫都在内城,所以距离并不远。
吻我啊,胆小鬼!
没多长时间,就抵达了皇城门口。
忘 語 小說
“拜见宁侯爷……”
皇城门的羽林卫护尉,对宁端行礼,赶紧阻止众人下马车。
进皇宫只有皇帝,公主,嫔妃才能乘坐马车。
其他任何人,就算是皇族子弟,亲王勋贵,也都得在皇城门下车徒步进入。
“侯爷,陛下特旨,您带宁老爷宁夫人进宫,不用下马车,可乘坐马车到未央宫!”
“谢了!”
宁端朝对方拱手,随后命令云战送上银子。
“还请诸位辛苦,把我给陛下准备的礼物抬进去……”
任何人的亲卫护卫都不允许进入皇城,只能在皇城门外封侯。
“侯爷客气了!”
羽林卫护尉笑嘻嘻收起银子,命令羽林卫兵卒接替云战等人驾驶的马车。
一行人一路到了未央宫外下车。
“端儿,扶着爹点,爹腿软……”
刚下车宁观山就一把抓住了宁端。
巍峨的宫殿磅礴大气,让宁观山本来就紧张的心情更加紧张。
想着要叫皇帝老爷,宁观山突然开始害怕。
宁端只好扶住老爹,看向老娘陈氏,发现老娘虽然没到腿软的地步,可也没好哪里去。
尤其是那颤抖的嘴唇,完全暴露了她内心的紧张。
“爹,娘,你们不用害怕,陛下人特别好的!”
宁端开口安慰,一手搀扶一个登上玉阶。
殿门口稍作等候,陈洪便带着他们进入未央宫。
不乖
皇帝姬泓正襟危坐的坐在主位上,旁边坐着姬安歌,还有脸上明显青一块紫一块的姬阳。
“臣宁端,携父宁观山,母陈氏,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宁端下跪行礼。
他身后的父母,也急忙下跪,学着儿子高呼……
“陛下万岁……”
“免了!”
姬泓亲自起身,去把跪在地上的宁观山,陈氏搀扶起来。
“今日也不是正式场合,咱们就是亲家之间见个面,不用太守规矩礼仪,随意一些就好……”
此刻的姬泓亲和力拉满。
弄得宁观山和陈氏两人,那叫一个受宠若惊。
“朕其实早就想见见两位了,能培养出如此麒麟子,二位也一定不是平常之人!”
“这孩子都是靠自己,我们两口子啥也不懂,也没管过他!”
宁观山老老实实回答。
“亲家公太谦虚了!”
姬泓笑了笑,带着两人坐下,吩咐陈洪上茶上点心,随后朝着两人说道:“端儿如此优秀,亲家公亲家母的培养功不可没!”
“二位也不必谦虚,朕还请二位传授管教孩子的方法,别看朕是皇帝,可也同样是个父亲,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朕这儿子实在是顽劣不成器,就是个败家子……”
说着说着姬泓就开始叹气。
恋是樱草色
此刻他不是皇帝,就是一位因儿子不争气操心的老父亲。
他是真想知道,宁观山是如何培养宁端的。
一再追问之下,宁观山只好说道:“管教孩子还是得打!”
陈氏跟着点头:“端儿小时候可淘气了,那可真是一天不打上房揭瓦,最混账的时候,我一天打他五六回!”
“端儿他爹见他不听话,就把他给绑在树上抽了一天……”
听着这些,姬阳看向宁端的眼神发生了变化,眼神中带着同病相怜,还有更多的同情。
相比较之下,自己皇帝老子,打自己算是轻的太多了……
宁端则给了他一个白眼没说话,继续听老爹老娘说话。
“皇帝爷,您是不知道,就那次抽了他一天,这小子就开始老实了,家里没钱,他为了学习认字爬到私塾房顶上扒开洞偷学!”
“为了读书,就去给人家大户人家打短工,不要酬劳要书看,看了几次就能背下来,也是从那开始懂事儿,帮着我种庄稼,跟着我去当佃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