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行星X之旅》-第五十四章 毀滅方案(下)相伴


行星X之旅
小說推薦行星X之旅行星X之旅
又一位长老说:“你们这样争论毫无意义,或许神根本就不会再来。真是吃饱撑着!我啥也不管,弃权!”
西尔勒走到他身边:“神不来当然是好事。但你想过没有,地球人再过几百年,完全有可能变成我们的神。”
那长老冷哼几声:“那又会怎样?”
西尔勒提高嗓门:“我奉劝各位长老,多了解地球人的发展史。远的不说,就说近几百年的事。欧洲人发现了美洲大陆,掠夺了多少资源,杀死了多少土著。直至现今,为了夺取资源,欺强凌弱的事依然是层出不穷。这就是地球人的文明。”
说着他降低声调:“大家可以想想,地球人若来到齐比路,那还不又是发现了一个新大陆吗?我们的矿藏,我们的能源,我们的女人,免不了被浩劫的厄运!”
他捏紧拳头:“留下地球,有如养虎为患,将来吃亏的是我们自己,还不如现在就把他扼杀在摇篮之中。”
那位长老说:“那也是以后的事。那是神定下的命,真是这样,也认了。”
女长老说:“西尔勒长老的话有道理,为将来考虑,也得冒冒险啊。”
钟秀秀露出焦虑的神情:“中间派开始动摇了。”
“各位尊敬的长老!”卡里洛说:“要生存繁衍下去,命运只能掌握在自己手里。地球人给我们做出了示范,他们与自然抗争,与敌人抗争,最终发展到我们不敢小觑的今天,靠的是他们自己。”
西尔勒插话道:“他是一派胡言。等到地球人科技爆炸,一切都晚了!”
卡里洛没理会他。“至于说地球人要来齐比路掠夺,还真早着呢。若我们不思进取,那是有可能的事。但是我们消灭了地球文明,神是不可能放过我们的。所以,最关键的事情,是我们要力求发展。我的方案,力图发展我们的科技,探索新的能源,找个地方躲起来。这样,既不违反神的旨意,又能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是最好的办法。”
格佩勒说:“可神给我们的时间不多啊!你的办法,不是一说就能做到的。寻找终极能源,有那么容易吗?就算找到了,如何开发,如何利用?接下来的问题,比寻找还困难。没有几百年时间研究,搞得出来吗?你的想法,只是空中楼阁,不切实际。”
卡里洛说:“牛郎不是传来消息了嘛。理论模型已经定下来了,离现实不会遥远。”
格佩勒说:“我看你那儿子到地球久了,早成了地球人,在为地球人说话,为地球人争得时间。大家想想,齐比路人都想不出的科学,地球人能想得出来,那不是天方夜谭是什么呢!”
卡里洛尽量心平气和:“这几天,高能院已经着手研究牛郎送来的资料,初步数据显示,那模型是科学的。等牛郎一到,马上设计实施方案。地球人虽然还比不上我们,但他们思维活跃的程度,远远超过我们。黑洞辐射,不是地球人提出来的吗?我们的实验,不是已经验证了吗?别再做井底青蛙了,不然是要误大事的。”
西尔勒大声说:“卡里洛长老!你做你的,我做我的,咱们谁也不要干涉谁。”
“绝对不行!”卡里洛也大声回到:“你的行为会给地球造成巨大的灾难。我的方案对地球毫无影响。这是两个完全不同性质的问题。你的方案,必须通过长老会投票表决。”
元 尊 小說 線上 看
西尔勒得意的笑道:“对,当然要投票。投票吧,今天就投票吧。赞成票比反对票多的话,就算定下来了。”
“你不要胡搅蛮缠,”卡里洛说:“上次已经表决了,还没到再次表决的时候。这是自古以来的铁律,没有九位长老的一致通过,谁也没权利改变投票的程序,就算我同意,现在也不够九位长老,投了也不能算数。谁要是改变,必将受到天谴!怎么也要等尼家选出长老来再说。”
多数长老站起身,支持卡里洛这一主张。
格佩勒叫道:“要是尼家一直选不出长老来呢?”
“那就等下去,一直等到下一次投票的时间。这是规矩,神定的规矩!”卡里洛说。
西尔勒将手中的骰子狠狠一甩,骰子打在大圆桌中间的柱子上。缠绕在柱子上的东西动了动。
孟传乐不禁朝后一仰:“蛇!”
那条大蛇伸长脖子,口吐红信,像在抗议西尔勒刚才的举动。
西尔勒赶忙双手合十,虔诚地拜了三拜。
众长老连声说:“西尔勒,你触犯神灵了!”
西尔勒恨恨地瞪了卡里洛一眼,“这事没完!”便离开了会场。
钟秀秀解释说:“蛇是齐比路的圣物。相传神的真身,是类似蛇的爬行动物。因此,齐比路把蛇当成神来敬奉。”
这时,屏幕的图像中断了。
钟秀秀说:“估计下面没什么特别的内容,我爸爸不传了。”她忧心忡忡:“我爷爷显得孤单了,中间派有人倾向西尔勒一边。”
他俩刚才看的,是牛天朗从飞船上转传过来的齐比路长老会会议实况。
看了这场实况转播,孟传乐意识到了,脚下这个不可撼动的、大得远远看不完的地球,原来是那么渺小,那么脆弱、那么不堪一击;分布在全球的几十亿人,随时有可能在西尔勒制造的灾难中顷刻灰灰湮灭。
可是他无能为力,只能干等神掷骰子的结果,甚至等不到神的降临,先让西尔勒的骰子击中了。
钟秀秀也受到了深深的震撼,她见孟传乐无语,说:“我们什么也帮不了,只有等。”
孟传乐忽然问:“齐比路有假蛇吗?”
“没有。齐比路的人,哪像地球人,不会玩这些。你啥意思?”
孟传乐挺认真地:“要是让爸爸带一条假蛇去,或许用得着。”
钟秀秀细细想了一会儿,依然摇摇头,表示不明白他的意思。
“关键时刻,用假蛇吓唬一下西尔勒,可能比鸿门宴有效。”
“对啊。我把这个主意发给爸爸,让他参考。”
孟传乐又问:“齐比路有谋杀吗?有政变吗?”
“没听说过。九位长老的权利是相等的,没有一个特别。不过,我爷爷的威望比较高。西尔勒比不上,因此,想借这件事,要与我爷爷较量一番。这点,他倒有些像地球人。”
“这个西尔勒,对地球来说,是个祸害,不除难让人心安,有什么办法,把他除掉呢?”孟传乐像是问自己,也像是问钟秀秀。
钟秀秀又摇头:“这是地球人的处事逻辑。齐比路没有军队、没有警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杀人。”
“我不是说要去谋杀他,可以给他来个满贯啊。”
钟秀秀想了想,“这倒是一个办法。可齐比路的人,最不懂使手段。”
“对付西尔勒,不使诡计不行。你也别小看他,或许他是使诡计的高手。他对地球的历史,非常熟悉。要是我能到齐比路就好了。我去对付他。”
“你还没踏上齐比路大地之前,你就被先满贯了。你还能去对付他?你不要有去齐比路的想法。呃,我饿了,去做饭去。”
孟传乐知道她肯定不饿,只是想把终止烦恼的话题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