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三國:曹家逆子,偏要匡扶漢室 愛下-第304章:與神靈戰鬥相伴


三國:曹家逆子,偏要匡扶漢室
小說推薦三國:曹家逆子,偏要匡扶漢室三国:曹家逆子,偏要匡扶汉室
也不能怪孙策与韩当二人看不出这两百人是甲士。
主要是他们的装束着实是有些奇怪。
这些人全部都脱去了甲胄,手中只留一柄长刀。
人除此之外,这些人的腰间都挂着一根根长条好似竹筒一样的东西。
看见这玩应,孙策一时间竟也没反应过来,这到底是何物。
还是在身旁的韩当提醒之下,他方才反应过来,这就是之前曹昂用于破城的利器,竹筒雷。
而这也正是曹昂做出的两手准备。
若对方是拿刀盾手出击,那他就以快打慢,让骑兵冲杀。
若对方是选择用弓箭手对他们进行压制,那么就用木板挡住对方的箭雨,随后派遣精锐小队,携带竹筒雷冲击对方的弓箭手。
只是他也没想到,这李孝竟然这么上道。
两种方式竟都一一用了一遍。
也就在对方的弓箭手,走出山谷的一刹,也是纷纷搭弓上箭,遵照李孝命令,以箭阵压制对方。
但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
浮夢流年 小說
他们的箭矢飞射近营寨后,能听见的只有噼啪的脆响声,根本听不见一声惨叫。
而听不见惨叫,也就意味着敌人并没有出现伤亡。
可在他们的这个角度,向上观望,他们能看见的只有寨墙。
至于其余的东西,什么都看不见。
可将军有令,他们又有不能停下来,只得继续胡乱射击。
迁汐 小说
也不得不说,这刘磐在当阳着实是没闲着。
最起码他们这军资方面,他们十分富裕。
五百弓箭手,每人背负的箭矢就足有二十多。
而见到己方这一番‘强有力的’的箭阵攻势打下来,打的曹军屁都没敢放一个。
李孝那也是有些得意道:“搞了半天,他们刚才的攻势就是垂死挣扎啊。”
话落,他又一次抽出佩刀道:“传令下去,弓箭手尽数散开,刀盾手准备攻城。”
在他看来,曹军之所以没动静,那完全是被他们的弓箭手给压制死了。
可他哪里知道。
他这一番箭阵攻势,非但没有将对方压制住,甚至还让人家赚的盆满钵满。
瞧着木板上越来越多的箭矢,曹昂都快笑出声来了。
本来曹昂还为箭矢的事儿发愁呢。
现在对方直接就给送来几千支,简直要多慷慨就有多慷慨。
而古有诸葛亮草船借箭。
今有他曹子脩凭智取箭。
也就在曹昂偷笑的时候,一名甲士亦是弯着腰从木板搭出来的防御屏障下钻了过来。
他直走至曹昂近前,询问道:“少主,张将军问,何时出击?”
“告诉他再等等。”
曹昂直说道:“竹筒雷弥足珍贵,若不等对方的队伍全进来,实在是太亏了。”
虽然这话说着有些难听,但事实也确实如此。
竹筒雷这玩应,他们本来就没带出来多少,用一个就少一个。
不到迫不得已之时,曹昂基本都不会拿出来。
而这一次,他也是想给对方一个下马威,方才拿出二百枚来让张辽挥霍。
也就在两人对话时,李孝一方则已然展开了新的攻势。
刘磐军的弓箭手左右分开,为后方的军队让开了一条通道。
而在军阵变换时,他们的手可没停着,依旧不断地向营寨射着箭矢。
在如此威力的箭矢的压制下,曹军无法抬头,刘磐军的刀斧手则得以再次走出军阵。
而也有了上次的教训,这一次他们的速度奇快,几乎是用跑着从狭窄的山谷内出来的。
紧接着,一行人也是赶紧列阵,随后静待将军的命令。
而也是因为刀盾手刚刚死伤了太多,李孝又特意往里面补了三百长戟手,凑出了整五百人。
待众人集结完毕,李孝直下令道:“停止射击,刀盾手在前,长戟手在后,冲锋!”
此命令下达,弓箭手也是立刻停止了动作。
同一时间,憋了满腹怨气的刀盾手与长戟手陡然间齐喝了声:“杀!”
随后,这群人便快步朝着寨墙冲去。
而也就在弓箭手停止射击的同一时间。
寨墙之上,曹昂也对张辽下了命令:“开寨门,冲击!”
听闻这命令,已然与士卒们一样,褪去了甲胄的他,亦是双手握着钢刀,死死地盯着寨门。
而他身后的那些士卒也是一样,一手握刀,一手握着天火雷,静待寨门打开。
屈曲花新娘
说时迟那时快。
曹昂下令的第一时间,寨门就再度被拉开。
张辽亦是大喝了一声:“杀!”
随后,他当人不当,率先冲了出去。
百余名士卒紧随其后,随他一同冲到了营寨之外十步的距离,停了下来。
而另一边刘磐军则是完全没想到,敌军竟然还敢再度冲杀出来。
许多刀盾手也是憋足了一口气,准备冲上去一雪前耻。
可是,还不等他们有所作为,就见已经停在寨墙前十步的曹军士卒们,一个个皆提着一个正冒着青烟的东西。
而下一刻,曹军的士卒便将手中之物,高高的扔到空中,落入他们的军阵之内。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时,耳旁便传来了一声炸响。
轰隆!
一瞬间,爆炸所产生的气浪,直将周遭的几个人都掀飞了。
而被冲击波带起来的石子,宛如变成了白无常的招魂幡一般,碰上就死,粘上就亡。
要知道,此时此刻,双方的距离非常近,总计只有二三十步的样子。
而曾几何时,有位名将说过。
二三十步,就算是个娘们,都能直接扔进对方的裤裆里。
而这也就更别提是曹军中这些历经许多残酷训练的壮汉了。
仅是一瞬间,仅是一轮,百余枚天火雷直落到了目光所及的所有地方。
而这可就苦了那些个刘磐军的甲士了。
二百刀盾手,三百长戟手,五百弓弩手,千余人聚集在如此狭小的地方。
这完全就是成了竹筒雷的活靶子一样。
随着一枚枚竹筒雷炸开绚烂火光,山石飞溅,大地颤抖,烟尘四起,刘磐军士卒的哀嚎声更是连成了一片。
那一声声轰隆,宛如阎王爷的催命符。
有些人,甚至连怎么回事儿都没搞清楚,便被炸开的竹筒雷给带上了天。
就算是反应快的人,此刻想躲都躲不开。
毕竟后方已经被堵死了,而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内,堪称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醫痞農女:山裡漢子強勢寵
而看见眼前场景,孙策与韩当这对主仆,直被震惊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看着那些刘磐军的士卒一个个死在竹筒雷下。
孙策喃喃道:“这特娘哪里是在跟人打仗,分明是与神灵战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