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漢世祖 愛下-第418章 劉皇帝有請鑒賞


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汉世祖
杀戮带来的刺激,或许仅在人头落地的那一刹,那人头滚滚,那鲜血淋漓,洗刷着罪孽的同时,也带给围观士民一种惊悚的即视感。
赤色爱恋
七十三个人,身首分离, 变为一百四十六片,恐怖的画面,迅速地浇灭了不少吃瓜群众双目中几乎溢出的狂热,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惊惧,一种名为敬畏的心理再度萦绕在所有人心头,人头落地这种热闹, 也少有人能从从容容看完。
与之相比,观斩台上的那些权贵们,则更觉惊悚,亲自耳闻目睹之后,才恍然觉悟,他们的权力地位,似乎并没有那么地牢靠,这大汉天下,终究不是任他们肆意享受的。
很多在高位发号施令的大臣、官僚,大抵也是头一次见到如此血腥的场面,脸色被惊得煞白,还有不少人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脖子,萦绕在脖颈间的凉意似乎加重了几分。
高潮过后,一切都化为平静,热闹看完了,围观的士民们在官府差役兵丁的引导下, 陆续散去,惊惧的人群间也再度弥漫着少许兴奋的议论声, 总少不了人想要以口舌展现自己的胆气……
刑台之上, 北风更显萧索, 洛阳府下属的差役充当着收尸人, 默默地收容着尸体,等待家属认领,唯有那淋漓的鲜血不避风寒,依旧触目惊心。
“贵宾席”所在,沉默也终于被打破了,见符彦卿等王公脸色有些难看,刘煦主动近前叙话安慰。其他人也都脸色各异,交谈的声音在这楼阁间,明显透着些谨慎。
赵匡胤仍伫立原地,面色已然恢复正常,东平王赵匡赞站在其侧,见着市内散场的景象,轻声感叹了一句:“终是结束了!我也算戎马半生,纵然算不上杀人如麻,但也敢称见惯了生死,但今日这一幕,令人心季啊!”
“东平王谦虚了, 如此小场面, 何需介怀,不至于此!”似乎回神一般,赵匡胤偏头看着赵匡赞,轻声道。
闻言,赵匡赞轻笑道:“我却忘了,荣公百战英豪,帅师伐国,流血百里、伏尸盈野的场景都习以为常,自然不以此时此景为意!”
“东平王地谬赞了!”赵匡胤面上不见任何波澜,平静地应了句,显然没有什么兴致。
不过,目光却下意识向赵匡赞瞟了一眼。在不知情人的眼中,或许会把这二者当成兄弟,然而实际上,除了名字相似,根本没有半点关系,甚至,即便在大汉的上层权贵中,两个赵家也没有什么来往。
此番能够有些话题,也仅仅是因为这场风波。赵匡胤是因为赵匡美,赵匡赞则是因为其次子赵继恩。
自从献燕入朝之后,赵匡赞就受到了朝廷极重的恩遇,十数年来,荣宠不衰。高官重爵厚禄之外,赵匡赞还在两京置办下了一大批产业,十多年间,大汉涌现出了为数不少的巨富大贾,但是,很多人不知道是,东平王赵匡赞也是百万富翁,真正掌握着百万贯以上的家财。
父若此,子亦然,赵匡赞一共两个儿子,长子赵继礼,次子赵继恩。大概也是知道继承父业的可能性不大,赵继恩从很小开始,便养成了不求上进、贪好享受的性格,小小年纪,便倚仗着家族的权势,积敛着财富,以供逍遥。
像赵继恩这样的权贵子弟而言,想搞钱,真不是件难事,然而要搞大钱,就没那么轻松了。当然,赵继恩不似张进那般胆大妄为,但同样没能避免参与一些灰色经营,此番暴露出来的,就是参与私盐买卖。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大汉民间的私盐活动很平静,不说绝迹,但事实就是少有人从事,毕竟盐价低廉,实在无利可图,且风险极大。即便有,也只是在那些偏远地区抑或边地,在大汉周边的部族之中,盐的市场还是不小的,只不过基本掌握在官府手中。
西靈葉 小說
然而,随着朝廷对盐事改革的展开,随着盐价的上升,围绕着这一条巨大的利益链,朝廷吃肉、权商喝汤,也免不了一些秃鹫吞食腐肉。
短短半年的时间,大汉的私盐活动以难以遏制的姿态猖獗起来,即便朝廷也随之加强了对私盐的打击力度,但是,屡禁不止。
依汉法,民有私贩盐达一石者,即斩,而根据前次盐价调控,再改为五斗即斩。然即便如此严苛,仍旧阻止不了人对私盐利益的渴望。
以赵继恩的身份,本没有必要通过私盐来牟利,事实上牵涉也确实不深,即便如此,当赵匡赞得知后,也是狠狠地教训了一顿。然后,跟风自首投桉的,就有赵继恩。
就同赵匡美一般,赵继恩最终的审判量刑,也在杀与不杀之间,若依照汉法,怎么判都可以解释,全看崔周度的如何权衡。
最终,两个人都得以活命,虽然明面上,是以二人自首投桉的原因减轻刑罚,但是在很多人眼中,崔周度量刑,最终还是看在两个赵家的面子上,有所容情,当然,也得到了留皇帝的默认。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虽然性命得以保全,但活刑一点也不轻。赵匡美夺职,流三千里,抄家,永不叙用;赵继恩流两千五百里,罚款十万贯,永不叙用。
对于这样的判罚,赵匡胤与赵匡赞,同样展现出默认的姿态,也没有更多的动作去为二者争取什么。甚至于,赵匡赞还主动向刘皇帝请罪,说自己治家不严,并对朝廷的公平公正判罚,大加赞赏。
当然,背靠着家族的势力影响,即便流边,赵匡美与赵继恩的日子都不会如一般的刑徒那般凄惨,但是其人生仕途,却基本毁了,沾上了这个污点,就永远蒙上一层阴影。
他来了,请闭眼
即便如此,这二者,已经属于幸运的了,至少不在那七十三勋贵、犯官之列,没有在京城南市、众目睽睽之下,除以斩刑。
大概是有这层同病相怜关系的缘故,赵匡胤与赵匡赞之间,倒也难得地有了些交流。
杀鸡儆猴的大戏看完了,众人都意兴阑珊,想要各自散去。然而,还没等告辞动身,一名面色黝黑、气度从容的中年男子进来了,时任宿卫统帅的慕容承泰。
同样是高级勋贵,他在此处并不让人意外,然而一张嘴,却令在座的王公们莫名地心中一沉:“陛下口谕,观刑结束,请诸王公,前往西苑见驾!”
一干人等都有些惊讶,但脸色都沉了下来,见状,慕容承泰微微一笑:“诸公,且动身吧,切莫让陛下久等!”
透視高手 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