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頂流他妹直播玄學種田後火了 公子糖糖-第132章:石磨豆漿熱推


頂流他妹直播玄學種田後火了
小說推薦頂流他妹直播玄學種田後火了顶流他妹直播玄学种田后火了
绾绾把小篮子给颜书的时候,给他分了一些菜。
颜书看着篮子的菜,有点羞愧道:“绾绾,这些是你的。”
“是啊,我想分给你呀,那它们现在就是你的了。”
绾绾并不在意,再说她也不是每种都给了。
她可聪明了,严叔叔说的找到蔬菜种类最多的小朋友可以住大房子,所以她要争取带着哥哥住进去。
颜书伸手摸了摸绾绾的脑壳儿:“绾绾,你真的好像小天使。”
绾绾点点头:“我是小天师啊。”
颜书看着绾绾一本正经的模样,忍不住腼腆地笑起来。
好可爱。
“我打算去找哥哥,你呢?”绾绾问。
颜书看着被拴在树下的大鹅,很快就下定决心:“我跟你一起。”
如果一个人单独上路,再碰到大鹅,他会崩溃的。
于是,绾绾就带着颜书上路了。
两人从村子走到村尾,终于在一家院子外听到了夏之淮的声音。
他的声音真的很有辨识度,绾绾也说不上来,反正听到的第一句话,她就能判断出来。
“哥哥肯定在这里!”绾绾激动地往前走,颜书紧跟其后。
两个小朋友站在大门口,一眼就看见了在院子里推磨的夏之淮。
“哥哥!”
绾绾心情雀跃,她终于找到可以炫耀的人了。
……
夏之淮听到绾绾的声音,还有点恍恍惚惚。
主要是,他要累成狗了。
推磨的时候,绾绾的大力符刚开始还有用,后面他却越来越吃力,他就意识到大力符效果过了。
但是桶里还有一半豆子没有磨好,他咬着牙推磨盘时,真的有点欲哭无泪。
他虚,真的虚。
为什么这年头还有磨盘这种东西?
最最关键,有磨盘,为什么没有养拉磨盘的驴?
他这只“人驴”真的是太辛酸了。
肯定是节目组设计的环节,太狗了。
夏之淮松开手后,扭头看着从院子外跑进来的绾绾,立刻将她抱起来,小声在她耳边问道:“大力符有没有?请给哥哥来一沓。”
绾绾狐疑地看着他:“没有哦。”
“你平时不是很爱吞符吗?”夏之淮不信。
绾绾戒备道:“那你要符干嘛?”
夏之淮:“推磨,你哥我快要累成狗了,救助一下下。”
“好吧。”绾绾趴在他肩上,看了眼好大一个石磨,从兜兜里掏掏掏,然后摸出一张符纸塞进了他的领口,“只有一张。”
夏之淮松了口气:“够了。”
只剩下半桶豆子,一张符足矣。
夏之淮低头在她脸颊上闷了一口,举起来夸道:“绾绾,我今天才发现,你真的是人间值得!”
绾绾眨了眨乌黑溜圆的大眼睛:“???”
过了两秒,被夏之淮放在地上,瞬间抛在脑后之后,她才反应过来。
“哥哥,你以前觉得我是什么?”
夏之淮已经将磨盘推起来,简直快要原地起飞。
他心情轻松,愉快地答道:“以前当然是人间小萝卜精啊!矮墩墩。”
绾绾站在一旁,震惊地看着他。
颜书走到她身后,摸了摸她头顶翘起来的呆毛:“绾绾你别伤心,你跟我回家,当我妹妹好了。”
夏之淮忽然停下,居高临下看着颜书。
“你,想抢我妹?”
颜书看着又高又帅的夏之淮,实诚地点点头:“我以后也会长得又高又帅,绾绾当我妹妹,我会一直陪着她的。”
“不像你,绾绾长大了,你就老了。”
x戰匪 小說
夏之淮瞳孔地震:“???”
这小子在说什么?
他,钮钴禄·夏夏,老了?
绾绾回头看着颜书,不解道:“哥哥怎么会老呢?”
青龙的寿命比她的本体蟠桃树能存活的时间还要长久。
上一位青龙神君,活了几十万年。
哥哥还有很长很长的寿命呢,可能等她没了,哥哥都不会老。
绾绾认真地与颜书说道:“哥哥不会老哦,他永远年轻。”
夏之淮原本还有些惊愕,但回过神来,就被绾绾的话破防了。
果然,亲妹!
“我跟你讲,颜书,你是抢不过我的。”
夏之淮抬手盖在绾绾脑壳上,炫耀道:“我妹,就只能是我妹,谁都抢不走。”
“就算你以后再帅再高再优秀,绾绾都只会是我——夏之淮,唯一的妹妹。”
颜书有些沮丧,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绾绾用力地点点头,然后伸手拍开了夏之淮的手背,伸手拉住颜书的袖子。
“颜书哥哥你不要伤心哦,我虽然不能跟你回家,但是在录节目的时候,我可以给你当妹妹的。”
颜书原本低垂的头抬起来,看着绾绾甜甜的笑脸:“真的吗?”
“嗯嗯。”绾绾点头。
夏之淮顶着问号脸,看着临时倒戈的绾绾:“???”
“桃绾绾,你是不是叛变得太快了点?”
“能不能给你哥我一点面子?”
绾绾哄好了颜书,回头道:“哥哥你要面子干嘛?”
夏之淮咬着腮帮,眼神不善:“……”
这妹妹,还能不能要了?
……
夏之淮见绾绾注意力全放颜书身上,觉得眼下有点无力回天,所以选择回去磨豆子。
磨豆子关乎他们的晚饭主食,不然绾绾今晚就只能啃叶子了。
石磨一圈圈转着。
绾绾和颜书就坐在一旁的石板上,双手托腮看着夏之淮推磨。
乳白色的浓汁从石磨下方留出的小口慢慢淌下,落进铁皮小桶里。
因为有大力符加持,所以剩下半桶泡软的豆子磨得特别快。
磨得差不多时,从后院走出来一个老头儿,走到铁桶边看了眼磨好的豆浆。
“可以了,等下要先过滤。”
夏之淮抬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问:“怎么过滤?”
“用白布过滤,石磨磨出来的豆浆,里面还有豆渣。”
夏之淮去洗了手,接过老人递过来的干净白布,按照对方的说法,和老人配合着将豆渣过滤。
白色的豆浆从白布渗入下方的小木桶内。
夏之淮将白布收紧,双手使劲的挤压着豆渣,将里面的汁水挤压干净,才把包裹着豆渣的白布放在了一旁的主编簸箕里。
PS:最近两天病了,更新懈怠了,今晚我熬夜会再写一章,明天多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