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穿成惡毒師尊後,我把孽徒養嬌了 ptt-第96章 我對師尊始亂終棄了?讀書


穿成惡毒師尊後,我把孽徒養嬌了
小說推薦穿成惡毒師尊後,我把孽徒養嬌了穿成恶毒师尊后,我把孽徒养娇了
沈沐晚说完指间运起灵气,在空中画了一个符纹,符纹随着她指尖的划动,逐渐变大,最后形成了一个金色的结界,将晏瀚泽牢牢地罩在了里面。
晏瀚泽在结界里看了沈沐晚一眼,见她对自己点了点头,他才深吸了一口气,双拳握紧,魔气从丹田处如开闸的洪水一般奔涌而出。
这次比每一次魔气被调出来的都快都多,而且立即就遍布全身,晏瀚泽额间的那枚印记也在一闪之间浮现在了他的眉间,鲜红如血,还闪着红光。整个结界内都充满了红色的魔气,人都变得模糊了。
沈沐晚在结界外面看得目瞪口呆,她虽然已经做了心理准备,猜到晏瀚泽体内的魔气要比灵气多,但她没想到他魔气竟然比灵气多那么多。
迷惘之子迷之胜负
那简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如果这些魔气全部释放出来,晏瀚泽瞬间就能达到元婴后期,如果没有这层结界阻隔,一定会引来天雷。
而且一定是比沈沐晚上次遭遇的那六道天雷还要霸道,她甚至猜想,会不会直接迎来升化神的天雷。
听说过当官连升三级,难道自己的徒弟修仙也能连升三级?甚至四级?不过这不是成仙,这是瞬间成大魔头啊!
要是晏瀚泽现在成魔以沈沐晚现在的实力根本打不过!天!难道自己的努力要白费?
徒弟最终还是会走上魔道?
看着结界中的晏瀚泽,沈沐晚的心情极其复杂,连带着脸色也阴沉得可怕。她虽然不想承认,但她的腿的确在哆嗦,心里内牛满面:妈妈我害怕,我想跑!
晏瀚泽虽然引出了魔气,但心智未失,他一直留意着师尊的神色,见沈沐晚表情凝重得能滴出水来,他心中一凉。难不成师尊看到自己魔气这么重生气了吗?
她不是要放弃自己了吧,难怪她提过两次要再收个徒弟,她一定是觉得自己被种下了魔根已经不配再做她的徒弟!
一定是!没想到师尊都开始嫌弃自己了,世上没有人会再关心他的死活了,不,应该是所有人都希望他死吧,毕竟每个修仙的人都痛恨魔族。
以为师尊是个例外,没想到她也一样,所有人都一样……
晏瀚泽脑子里似乎一直在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你的师尊和别人都是一样的,都嫌弃你是魔族,之前没赶你走那是因为还不知道你入魔已经这么深。
现在她知道了,她下一步一定就是要杀了你!
晏瀚泽想到沈沐晚要杀了自己,再看沈沐晚的表情,直觉得她的脸上阴沉中透着恨意,眼神中都充满着怨毒。
他怒喝一声,魔气爆涨,十几支银钉一下就从他的体内被逼了出来,弹在结界上又落在了地上。好在结界自带隔音效果,不然这一声暴喝一定得把迟重他们引来。
与此同时,被压住的灵气也冲出了封印运行遍了全身。灵气与魔气结合在一起,就像发生了化学反应一样,晏瀚泽整个气息又成倍增长,结界甚至被从内部挤压出了道道裂痕,像即将破碎的玻璃一般。
沈沐晚一直观察着晏瀚泽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眼见他此时双目赤红,头发都要竖起来,心中一惊,暗道一声,“坏了!”
自己还是小看了他体内的魔气,这要是冲破结界了,被外面的人感知到这里有魔气,自己也保不住他。
心中一惊,赶紧咬破了中指,在结界上点了一下,整个结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外扩展,很快把沈沐晚也包裹进了结界之中。
沈沐晚一进入结界赶紧用中指上的血画了一道封印,本想着按在晏瀚泽的眉心,可晏瀚泽此时魔性已经发作,不再老老实实地让她封印。
他一把握住沈沐晚的手腕,另一只手搂住她的腰,把她牢牢地固定在自己身前,然后欺身上前,几乎鼻子顶在她的鼻尖上,疯狂地看着她,“师尊,你是要杀我吗?见我身上的魔气这么重,你也动了杀心了吧!”
沈沐晚被他问得莫名其妙,“你说什么?我怎么会杀你,我只是要帮你把魔气封印住。”
“你是要封印住我的魔气帮我,还是帮你自己?是不是现在还没寻到更好的徒弟,所以暂时用我将就一下,等到找到你更心仪的徒弟就会把我当块破抹布一样扔了?”
“你说什么?我怎么会不要你,我说了你是我最重要的徒弟!”看着魔化的晏瀚泽沈沐晚心里直哆嗦,她害怕啊,总感觉魔族都是茹毛饮血的,稍一不如他的意他就会把她生吃了。
“可我不想做你的徒弟了?”晏瀚泽的目光中有疯狂更有一种痴迷。
“不想做我徒弟了?”沈沐晚心中一惊,惨了,自己又哪得罪他了?要是连师徒这层关系都没有了,哪天男主翻脸自己还有命吗?不行,一定要牢牢抓住这层关系。
“你不做我徒弟你要做谁徒弟?我告诉你,我当你师尊当定了,你不能看到别人比我厉害就跑去当他的徒弟,我告诉你,虽然修为为师不是最高的,但讲起对徒弟好,为师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所以你别想着始乱终弃,不然我……”沈沐晚眼珠转了转,“不然我天天缠着你,让你甩都甩不掉。”
晏瀚泽刚刚疯狂的眼神被沈沐晚这一顿乱七八糟的回答硬是给说得迷惑了,师尊在说什么?不是她不要自己吗?怎么被她说得自己反倒成了那个“始乱终弃”的人了?
不对,他忽然抓住了一个词,“始乱终弃”?那是形容什么的?那不是形容那些在得到了女人之后再将她抛弃的那种坏男人的吗?
难不成师尊竟然真的把我当成了她的男人,怕我把她“始乱终弃”了?
师尊终于亲口承认要做我的女人了吗?那她之前说的等我出徒之后再收个徒弟的意思是不是就是要与我成亲,然后再一起收徒弟?
其实何必那么麻烦,如果师尊真的喜欢小孩子,自己完全可以与她生一个,要不多生几个!
晏瀚泽就因为沈沐晚的一个“始乱终弃”,简直都要想到自己与她四世同堂的样子了。
他这么一想,身上的戾气一下消失了,连带着魔气都跟着减弱了不少。
沈沐晚眨了几下猫一样的眼睛,疑惑了,什么情况?自己刚刚什么也没做啊,只说了要一直做他最贴心的师尊,难不成徒弟是被自己刚刚的这翻真情告白感动了?
她这时好想大哭一场,刚刚身处在晏瀚泽的魔气之中,甚至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如果晏瀚泽暴走,自己别说制住他,就连命都未必保得住。太吓人了!
可这家伙却被自己的一翻话就给打动了,戾气尽消,竟然还有这种操作?她真是感觉自己打开了一扇未知的知识宝库。
看来以后治徒弟暴走有新解法了,只要一翻真情的告白就完全搞定。不就是表忠心,外加真情流露吗?要别的可能不会,要是表忠心,她自认自己还是有功底的。
铁锁 小说
毕竟上学的时候没少和父母表忠心,表示自己一定会好好学习,将来一定会给他们养老,一定会给他们找个好女婿……
沈沐晚甩了甩头,自己想哪去了!
再看向晏瀚泽的时候见他正用一双深深的眸子盯着自己,那眼神中褪去了之前的疯狂却露出了她看不懂的东西。
就像潮水退去的之后露出水下嶙峋的巨石。
那是什么?自己好像之前见过,却又好像没见过……
正当她想看得更仔细的时候,指尖还压着的那道符闪了闪,有要消失的意味。
沈沐晚一下回过神来,不行,她现在的灵力少得可怜,恐怕再难画出一道封印符,于是赶紧将指尖的符压进了晏瀚泽的眉心。
瞬间,结界内的魔气一下像被抽回去的一样,回到了晏瀚泽的身体里,同时他眉间的那道魔印也闪了一下消失了。
鸟类物语
沈沐晚也耗尽了最后的一丝灵气,感觉整个人都头重脚轻,一下栽倒在了晏瀚泽的身上。
晏瀚泽不愧是天魔之体,身体的恢复能力就是强,之前被银钉钉出的伤口,此时不旦血已经止住,就连伤口都已经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灵力也恢复如初,见沈沐晚向他栽倒下来,一伸手,便把她揽入了怀中,带着几分戏谑地在沈沐晚的耳边轻语了一声,“师尊这是在投怀送抱吗?”
沈沐晚此时晕乎乎的,就连耳朵里也是一阵阵地耳鸣,没听清晏瀚泽说的是什么,只感觉到他口中温热的气息吹在自己的耳朵里,吹得她耳朵一阵阵地发热,头脑也更不清楚了。
“嗯?”只能无意识地发出一声无意义的问声。
晏瀚泽带着笑意看着怀中的人儿,脸红得像红苹果一样。眼睛睁得大大的,但里面却满是茫然,眼睛没有焦距,一看就知道她在失神。
这有些傻乎乎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可爱,晏瀚泽没忍住在她的脸上轻轻地亲了一下,感觉到那柔软光滑的触感触到唇上,心中更是痒得难受。
又低头在她的耳朵上亲了一下,见沈沐晚还是愣愣地没反应,晏瀚泽的笑意更深了,头更低一些在她的耳垂上轻轻地咬了咬,又含进嘴里吮了吮。
“嗯!”沈沐晚这才好像有了些感觉似地嗯了一声。
只是这声音听在晏瀚泽的耳朵里,仿佛是最好的情……药,引得他立时热血沸腾,抱起她就往床边走去。